【冰上的尤里】[维勇]唯一的真相 4

他坐在塑料长椅上,和每一个在这里等待着的接机人一样。这些接机人等的都是他们的谁呢?亲人,亲人,爱人,或是友人?

那他等的……又是他的谁呢?

Viktor的目光落在脚边的马卡钦身上,他看着它,又好像没看着它。男人微微垂着头,机场开着暖气,他却依旧围着围巾——他可能感觉到了热,也可能没有感觉到。

他的双手被自己夹在腿间,又低垂着头,这姿势活像一个中年失意的家庭妇男——当然他自己是意识不到了。

他走得这么放心大胆,他教了勇利不少,他们之间的信任和羁绊;他知道离开之后那个人可能面临更大的心理压力。而身为他的教练,Viktor却不能陪在他的身边;勇利跳着他编的舞,满脑子肯定又装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雅科夫能照顾好他吗?虽然应该是照顾好了。他已经看到了比赛结果,勇利已经进入决赛来了。

他走得这么放心大胆,这么放心大胆啊,现在才知道每一秒钟有多难熬。不是说勇利,是说他自己。当时勇利哭着朝他大喊着“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啊!”的时候,他还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现在这个样子——原来这不是单方面的需要。

正在这个时候,马卡钦动了。

 

他侧目看着勇利,也分出心神看着那条不长的路。

他和勇利都在拼尽全力地跑着,这么短的路,却恨不得再短一点。

勇利拉下口罩,又伸手去拉了一遍——自然什么都没有拉到。

你拉了两遍口罩啊勇利,我的勇利。

Viktor在心里想道。这个动作在理智上说不定是好笑的,可他感觉不到;他的心神已经全部消耗在了一件事情上,他没有余力了。

这条走道的墙是玻璃的,勇利和Viktor相互看见,他们的视线触及了对方的身影,便再也分不开了,连想要笔直视线地往前走都做不到。

我怎么舍得再让他离开我的眼前呢?……既然我还没有触摸到他……还不能亲手确认,于是他不愿眨眼。

他看着那个人从自动门里面踏出来,门的感应总是慢上一点点,像是要给他们一个缓冲。可是他们谁都不要缓冲,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需要这样的缓冲;Viktor张开双臂,他无需勇利眼神的确定,也未曾想过需要一个准许。

他张开双臂,定定的、不安的、不为所动地站在那里。

来吧。请给我一个拥抱,勇利。

勇利冲进了他的怀抱,Viktor闻见他身上的气息,熟悉中的熟悉,是莫斯科冰雪的味道,是胜生勇利的味道,是他的心——他如愿以偿。

Viktor不安的心跳终于结束了,他的心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他露出一个极其微弱的笑。

你的心在他这里,他的心在你这里。

 

“勇利,我一直在想,作为教练的我,今后还能做些什么呢。”

他和勇利不过是短暂道别,现下简直就像失而复得,他们紧紧地相拥着。Viktor闭上眼睛,他克制地拥抱着勇利,仿佛拥抱着他的全世界。

他的全世界这时用力地推开了他,却更加用力地握住他的手臂。

“一直到引退为止……请照顾好我!”

Viktor吃了一惊,也只是稍稍,紧接着他的唇角淡淡弯起——这个青年是他人生中的惊喜,他拿他没有办法。

他甘之如饴,心悦诚服,束手就擒。

Viktor牵起勇利的左手,他心甘情愿地微低下头,微垂着眼,把浅淡深情的吻印上青年的无名指。

就好像,求婚一样。

“要是勇利一直不引退就好了。”

他们重新交颈相拥在一起。

 

 


TBC


老天哪看看Viktor的眼睛,最后一段,就像在呼唤他的爱人。

受不了,明明知道马上就会拥抱在一起,我看的时候还是感觉心都要碎了。

还有一点,只是个人观点。

关于最后那段,在我隐退之前请一直照顾我。

有一件事很值得注意的是,Viktor问的是,作为教练的我从今往后还有什么能做的。

这个观点和作者不谋而合。我一直觉得,Viktor需要一个身份上的转变,他还缺失一个身份。

他现在陪伴在勇利身边,是以一个教练的身份。但是他在勇利心里的位置,和他实际上担任的身份,早就不只一个教练了。

“作为教练”请一直照顾我到我引退为止。我引退之后呢?

那是一个新的身份——一个身边人的身份。

我不敢说之后的走向会如何,再此只做一个美好的希望,希望正如我所想所期待,可以变成新的人生旅程。



 
评论(6)
热度(92)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