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勇]冰层之下 4 {黑客帝国 AU}

电话,又是电话。勇利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大概是Viktor。

事实上,胜生勇利举目无亲,也无三五知己好友,每个月打来的电话屈指可数;他走过去把手放在话机上,犹豫了几秒,还是接起来。

“Viktor……?”

在他喊出称呼的时候电话那头顿了顿,紧接着如他所愿传来那个优雅愉快的男声,“是我,Yuri。”

不过是一句话,却能完全打消勇利所沉浸的种种惴惴不安。黑发青年松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的眼眶里面湿漉漉的,他觉得奇怪,他和Viktor不过见了一面,却出奇地信任他;或许是因为他寻找了这个男人太久,这个男人在他的脑海里生活了太久,“Viktor——”

“我都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声音低沉温柔,“到地下车库来,不必带太多东西,我在那里等你。快。”

这是一个邀约,与其说发出邀请的人算准了Yuri不会拒绝,不如说是邀请者也无比恳求这位被邀请人的到来。

勇利在短暂的电话结束后放下座机话筒,他站定一动不动,环顾着自己的小公寓,然后抽身便走出了房门。

Viktor说“快”,他就来不及穿上外套或者再喝口热水,甚至他来不及整理思绪,以至于按下电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把钥匙留在了房间里。

按钮边的指示灯慢慢改变着数字,电梯离他越来越近了,另一方面勇利发现自己正穿着睡觉的白T恤,这看起来很不得体。

“叮。”

电梯到了,极其忠实地在他面前敞开了大门,勇利深吸一口气。他似乎一直都不是一个很坚定的人,紧张,犹豫,徘徊,这些词语经常填充他的大部分生活。

但独当一面的黑客Yuri当然不会只拥有这些特质。他走进电梯的时候内心杂乱,走出来的时候心无旁骛。

Viktor并非和他在玩什么过家家的游戏,母体这个词在黑客界内一直是一个不能触及的话题——知道他的人很少,很多知道他的人都消失了。

消失是个可怕的词,勇利无法不去猜测他们发生了什么,对一个黑客来说消失意味着从此隔绝了网络,让一个黑客不去触碰网络,就像让一个有毒瘾的人不去碰他的针剂一样。

Yuri深知它有多难以实现。

地下车库寒冷潮湿,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人来管理了,连照明的等都只剩下凄凄惨惨的一两盏。勇利的视线越过那些废旧汽车的车顶,不费力气地把注意力交给了最门口那辆崭新的黑色奔驰。

他缓慢地走过去,走近了才发现车后座的门一直都开着,像是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靠里面的银发男人穿着和昨天夜里见面一样的黑色风衣,看到勇利的时候探出身来,向他伸出手。

“哟,Yuri,等你很久了。”他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快上车吧。”

直觉告诉勇利一旦上车,他的一切就要改变了;黑发青年回头看了看自己背后的车库,又望向黑色的奔驰。Viktor将他所有犹豫的动作和眼神收入眼底,却未有什么催促,只是依旧把手伸向勇利,等待青年把手交上来,他好把人拉进车厢;勇利微微一瞥,瞧见副驾驶座上正坐着一个金毛——Big cat。

“相信我,Yuri。”Viktor稍稍仰头看向他。

有些路你知道它会通向何方。

勇利义无反顾地把手交到了Viktor的手里,任由男人一用力,把他彻底拉进了车厢。

车门关上了,前座的亚洲青年很快把车开出了车库,奔驰的尾灯迅速消失在重重雨幕之中。

奔驰开的很平稳,勇利的心稍稍定下来,却看见Viktor凑过来双手捏住他T恤的下摆。

“Viktor?”这个动作很奇怪,他瞪大了眼睛问道。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Yuri,”Viktor把他的衣服往上掀开了两次,却因为主人的不配合而失败,“我们怀疑你被安装了漏洞。”

安装了……漏洞?这种台词明显不应该用在人的身上,勇利一脸茫然,却在Viktor第三次掀开他T恤的时候抬手把胳膊从袖子里抽出来——他确实就是无端信任Viktor,“我不懂你的意思。”

Viktor的目光很快就把他赤裸的上半身扫了一个遍,黑发青年有点不好意思,他抬眼瞄了一下Viktor,果不其然见到男人狡黠玩笑的目光。

“就是他们给你装了什么跟踪定位的程序,在你的身体里,让你引导他们找到我们。”前座的金毛Big cat回头,相当不愿意的语气却依旧给他详尽地解释一个大概。勇利看见他拿出一个相当奇怪的探照灯,费劲从前座搬运到Viktor手里。

探照灯的尾部有电线,连向车子的香烟点燃器插口。探照灯有一个方向盘一样的把手,一个小屏幕,三个不同方向的玻璃管道——勇利判断不出这个东西的作用,直到Viktor把朝着正下方的玻璃管道口抵上他的小腹。

“……啊?”这个位置让勇利没有好感,梦中那个糟糕的虫子正是从这个地方消失在他的身体里。

“尽量别动,我不会让你受伤的。”Viktor的神色有些严肃,“可能有点疼,如果你能坚持不动的话,”男人突然露出一个淡笑来,“结束之后给你一个奖励。”

“切。”Big cat发出一声嗤笑,不知道他是笑Viktor太幼稚,还是笑勇利太怕疼。

“Light on.”随着Viktor打开探照灯的开关,一阵微弱的电流从勇利赌气处渐渐蔓延开。

“你不会找不到吧?”Bigcat 回头和Viktor一起看向那块小屏幕。勇利看不见屏幕上的东西,却感觉到腹部开始疼痛,他往下看了一眼,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腹部居然在动——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游走,让人头皮发麻。

“不会。”Vitkor操作方向盘的手的很稳,“清除——”

那个游动的东西被吸到了玻璃管道的下方,勇利清楚地看见它试图逃走,却被一阵加大的电流阻隔了回来。疼痛到了一种难以忍受的程度,他用力咬紧了嘴唇,尝到了唇瓣上的血腥味;Viktor按下了一个按钮,紧接着一阵剧痛从管道里击中了他,有什么东西从肚脐处被吸了出来。

“呜啊……”是那个虫子?!勇利只来得及看一眼,就被剧烈的疼痛侵袭,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吃疼地叫出声来。

他以为那只是一个梦!

电子虫被吸进了另一个管道,Viktor打开车窗,毫不留情地把虫子从窗口倒了出去。男人很快回过头,重新靠近勇利。

“你还好吗Yuri?”

勇利大口喘息着,勉强露出一个笑来看向有些担忧的Viktor。

“还算好。”

Viktor靠过去,整个上半身挡住了勇利的脸,勇利看不到前方的情况,前座当然也没办法从后视镜看到他。

Viktor凑过来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印了一下。

“一个奖励。”他松了一口气说道。

 



TBC


今天这个子博到520粉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关注w

目前是打算先把《唯一的真相》写完。

为了520粉想写一个驱魔除灵算命什么的那种灵异梗短篇。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去年喜欢的唯一cp就是维勇了,那么今年还希望能和大家继续相聚在维勇。

新年快乐w


 
评论(6)
热度(76)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