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雪夜》{上}

不行当初答应要填的坑都要一个个填——车震一定要挤出来啊混蛋……

原来那个点梗的姑娘id换了,找到一个,但是暂时还不确定是不是这个,就先不at了……找人确认了再来at。

 

 

 

 

《雪夜》

Cp:进击的巨人艾利

Key:现代paro 《失足未必千古恨》系列车震

分级:NC-17

文:耶里芬尔

 

自从上次在会所被误解之后,利威尔和那位男公关便成了相邻不近的邻居。

做完上次的企划之后,埃尔文给利威尔班的所有成员都放了一个长假,可以好好休息一番。

利威尔当然没有和艾伦住一起,他还是住在咖啡店的对面。每天早晨他开车去公司的时候,艾伦往往正好开着车回来,于是两个人打一个照面。而傍晚呢,他开着车回来,艾伦却正好要去阿明的店里开工,于是再次擦肩而过。

他和艾伦并不是没有再联系过。有的时候他停完车回去,会在门口的置物箱上发现一个小巧而精致的盒子,里面无一例外都是些西点和蛋糕。起初两天他还很差异是谁送来的,结果有一天正巧看到艾伦的咖啡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张了,不过在里面管店的是另一个黑头发的漂亮姑娘,他才想起来,大约咖啡店应该都是有西点和蛋糕的。

明天是第一天放假,埃尔文索性开完会之后就直接给他们放了,因此利威尔今天下班格外的早。利威尔下班开车的时候正好路过正在印业的咖啡店,他想了想,把车停进车库之后上楼换了一套休闲些的衣服,决定进店里去看看。

店里很干净,明亮而且透彻,米黄色、棕色和白色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空间,唯一一些鲜亮的色彩,都是放在玻璃柜里各色西点蛋糕,还有一些放在桌角的水生植物盆栽。

沙发都是淡黄色的亚麻布做的,面对着简洁圆润的棕色木桌,桌面上干干净净,除了玻璃缸的盆栽,什么都没有。

利威尔推开木门进去,店里有些空,零零散散坐了三四个互不相识的客人。他走进去,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然后那个黑头发的漂亮姑娘拿着一本菜单走过来。

姑娘没说话,只是把菜单递给利威尔,然后又回到吧台那里坐着。

利威尔摊开菜单,薄薄的几张纸。他有些惊讶,因为菜单上的文字和图片,都是手画的,那些漂亮的花体字和简练的画风,利威尔没由来觉得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出自艾伦之手。

字体是华丽的花体字,但是一点也不秀气,收尾的地方往往都是利落的一笔结束,也因此显得更整洁并且容易辨认。

“一份焦糖浮岛,清咖啡。”利威尔把菜单递回去的时候点了单,然后坐在位置上等甜点上来。

“今天本店不供应焦糖浮岛,”黑头发的姑娘端着清咖啡上来,“会做这个的甜品师不在。”

“……艾伦·耶格尔么。”利威尔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那就不用其他的了。”

黑头发的姑娘在听到他念出这个名字之后倒是后退了两步,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了利威尔一番。她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视线却越过利威尔直接落在了落地窗外。

利威尔放下咖啡杯,侧过头去看,就看到一辆熟悉的银灰色轿车开过去,驾驶座的车窗被人摇了下来,里面那张脸利威尔也很熟悉。

这不就是刚才他说的那位嘛,艾伦·耶格尔。

车开过这扇窗也不过是两秒钟的事,本来还站在身边的黑发姑娘却已经朝着厨房小步跑过去了。这栋洋楼本来就是利威尔的房子,利威尔对于里面的格局不能更熟悉了,他知道车库上来就是直通厨房的那个房间。

于是他又喝了一口咖啡,从口袋里摸出零钱放在桌上,然后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利威尔先生!”

利威尔踏出店门的脚步一顿,一只手便拉住了他的手,或者说是握住更准确一点,“利威尔先生,可以再等等吗?焦糖浮岛很快就好了。”

利威尔稍微动了动被握住的那只手,然后感觉到原本松松握住的手掌一下子用了力。他轻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如果你愿意特别供应我的话,我就再等一会儿。”

 

“焦糖浮岛。”艾伦在做甜点的时候里去换了一套衣服,等十分钟之后他把焦糖浮岛放在利威尔面前的时候,相比男公关,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大学生。

“没想到利威尔先生喜欢吃这个甜度的东西呢。”他很自然的在利威尔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做的有些急了,您觉得味道和上次那个差多少?”

对方的视线专注,一手托着下巴,全然一副宠溺的味道,利威尔看了他一阵,然后悄悄的移开视线。

“挺好的。”他一边吃着一边发出些模糊不清的评价。

“利威尔先生回来的真是早呢今天,是放假了吗?”艾伦微笑着猜测,“像利威尔先生这样的人,工作应该很辛苦的吧?”

利威尔点了点头,“是放假了,有一个礼拜。”

“那和我一起出去旅游怎么样?”艾伦兴致勃勃的前倾身子,“雪山顶有一个私人旅馆,我们开车去吧?”

哦,是那里。利威尔想着,开口说道,“没车。”当然没车,别指望商务车能担任爬雪山的重任。

对面的青年有些得意的笑了。

“没关系,可以问三笠借啊。”他指了指坐在吧台却一直关注着这里的那个黑发姑娘。

问一个姑娘借?

 

=====

 

利威尔睁开眼睛的时候,路虎已经开到了半山腰。四周一片白茫茫的,路并不颠簸,但是也平稳不到哪去。

“您醒了?”艾伦开口,他依旧注视着前面的路。利威尔应了一声翻出手机来看了看。才开了三个小时,还有一半的时间才能到。

完全不在利威尔的意料之内,那个叫三笠的姑娘车库里停的都是路虎。艾伦顺利接到了车,然后和利威尔约好了时间,定下来行程和在雪山山顶的小旅馆,一切就这么快的敲定下来。

利威尔回过神来,瞟了瞟远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云,天色有点暗。

他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艾伦开车时的侧脸,一面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直震动的手机。

“……喂?”

“哦,利威尔,我记得前两天听你说你和夜店的艾伦先生要去度假?”话音刚落韩吉上扬的声线立刻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一句话里错两个点,利威尔眉头挑了挑,依旧是懒洋洋的口气。

“怎么了?现在有事我不能帮你,我已经在雪山的半山腰了。”利威尔从车窗看外面的雪景,然后听到身旁的青年低笑了一声。

“哟哟这么快啊。我想说的就是这个,”韩吉的语气无不得意,“我就猜你们两个都是不会开车载无线电的主——半小时之前的电视台说你们现在在的这块地方大概北面过来有强风,估计还会下雪,你们两个尽快找个地方停一下吧,毕竟里预计的风雪到来之时大概只有……一个半小时了哦?”

韩吉的语调很轻松,利威尔猜测十之八九韩吉不知道行程要六个小时。

“韩吉,谢谢你还专程打电话来告诉我这个,看起来我和艾伦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

“我们里山顶的目的地还有三个小时。但是下山也要至少两个小时。”

电话那头发出“咚”的一声,利威尔嗤笑一声,估计韩吉是从沙发上摔下来了。

“那你们两个怎么办?”在开口的时候韩吉的声音就没这么轻松了。

“风雪来前先找个地方停车,总之是不能再接着开了。”利威尔叹口气,“应该不至于冻死。”

“……这种时候就别开玩笑了吧利威尔……”韩吉紧张兮兮的说道,“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你帮得上倒好了。”利威尔回头看了看车后载着的东西,“东西虽然不全,但是也不至于完全没用。”

“利威尔你这么小,别被风吹出去了——”

“那你就在家里祈祷我别被被吹走吧。”利威尔啧了啧挂了电话。

艾伦的车速早就慢了下来,看到利威尔挂了电话,青年连忙开口问道,“怎么了利威尔?”

“韩吉说一个半小时之内会有暴风雪,让我们找个地方避一避。”利威尔一面说着把手机调成了省电模式,“从北面来的,估计暴风雪的时间不会太短,努力努力别让自己冻死吧。”

艾伦一愣,嘴角抽了抽。

“暴风雪……”

利威尔“嗯”了一声,重复一遍,“暴风雪。”

艾伦咂咂嘴,然后看了看油表,还好,是满载着上路的,现在倒也没耗太多,他暗自估摸着开一晚上的空调应该还能撑住。

“……难得出来自驾游,居然变成求生之旅……”艾伦一边说着一边打探着四周,寻找有什么地方能躲一躲的。

利威尔没答话,虽然他和艾伦都没表现出什么紧张,但是谁心里都清楚说不准就出事了。在这种雪山上半路毫无人烟,还装备不全遇上暴风雪,会不会被冻死真是难说。

早知道刚才就该让韩吉祈祷的更诚心诚意一点,说不定也能起点效果。

利威尔想着的时候,艾伦已经找好了地方,面北的迎风坡背面一处大概有两米超过的阴影。

艾伦朝着利威尔指了指那里,利威尔“嗯”了一声,算是同意,然后艾伦便顺着山路朝那里开过去。

十分钟后路虎开到了阴影的山平面,艾伦看了看位置,把车开出了山路。

阴影显然不是在山路到达的范围内,开着开着路虎只能开上雪地。

雪地上坑坑洼洼,利威尔抓紧了副驾驶位上的拉手,看着艾伦在雪地上颠簸着往前开,雪地路滑,车却也没歪到哪里去,最终安安稳稳的到了阴影地。

“车技倒也没很差。”随着利威尔的开口,艾伦拉起手刹,至此,两个人就算大致到了位置。

因为车里开了空调,所以两个人都是只穿了毛衣,现在车停了下来,利威尔和艾伦各自解开保险带,穿上羽绒衣,从车里出来,准备给路虎的暂停地做些加固,以免一会儿雪压风吹的出现什么麻烦。

勉强用雪铲铲了一条适合轮胎的凹陷,利威尔再倒车进去让车的后轮胎正好全都卡住,算是做过了加固。此刻的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气温骤降,远处云层低压压的一整片,风也渐渐大了起来。

风雨欲来。

艾伦和利威尔把车前后排的座椅都放了下去,开着车里的灯,然后两个人坐在椅背上整理了一下带来的东西。

吃的东西真的带来不少,至少一顿晚餐一顿早餐不会饿死了。利威尔拿了一部分出来作为第二天的早餐,又留了一箱水,剩下的就准备在晚上都吃掉了。

他们的东西少,利威尔和艾伦都没有论持久战的准备,要是真论持久战,两个人都觉得没活的可能性了。

再回到前排的时候艾伦打开了汽车的发动机,一旦发动机冻住了那就没有供暖了,那必然是冻死的前兆,这也意味着两个人必须按照雪势每个一段时间就把车前盖上的雪进行处理。

他们打开了无线电,虽然此时已经信号全无了。

此时此刻利威尔和艾伦都有些沉默,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其他什么。

“快六点了。”艾伦看着仪表盘,窗外的雪开始夹杂着强风,在略显黑暗的山里飞舞起来。

利威尔和艾伦裹在同一条毯子里,为了省油只开了车里的一盏灯,利威尔直挺挺的坐在那里,既不靠在车门上也不弯着腰,但是车内空间有限,他只好微微低着头。

之前把暖气稍微下调了一点温度,艾伦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把晚餐拿出来,把盒子放在自己盘起来的腿上。

“利威尔先生也来吃东西吧,”他朝利威尔展了一个笑容,“现在也是饭点了。”
利威尔点点头,伸手把盒子里的三明治拿出来,是艾伦临出发前做的,还放的是利威尔最喜欢的黄芥末。盒子里一共四个,一人两个,再加上艾伦放的料超级足,填饱是绰绰有余了。

两个人一边吃着三明治,一面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最后耳边窗外风声呼呼,利威尔眉毛挑了挑还是放下来吃了一半的三明治打开了CD。

Us against the world.

艾伦听到前奏的时候就没忍住笑了出来,利威尔的表情也放缓了很多。

“这曲子和现在的情况也很和。”艾伦指了指车窗外越下越大的雪和完全暗下来的天色。

Us against the world.,我们携手敢于与全世界抗争,从某个角度来理解,还真是这个意思。

利威尔嗤笑一声小鬼,虽然心里也觉得这样说也算得上通顺。

两个人在音乐声里吃完了三明治,利威尔擦擦手,觉得有点口渴。但他实在不想喝水,总觉得会冲淡刚下胃的三明治。

“您觉得今天本店的特制三明治口味如何?”艾伦关上盒子,也擦了擦手,面带笑意的问利威尔。

“不错。”利威尔看着对方绿色的眸子最后给一个相当高的评价,“就是有点口渴,但我不想喝水。”

艾伦的神情变的有点奇怪,他想了想,然后从置物箱里拿了一个蓝色的玻璃瓶出来。

“产自德国的蓝仙姑,”艾伦一手提着酒,一手拿着开瓶器,放在两个人中间,“虽然正餐明显不是合适喝它的东西,但是鉴于您实在不想喝水。”

艾伦熟练的剥开包装纸,然后打开瓶塞,他眯起眼睛看着利威尔,“没有酒杯,利威尔先生要喝一点吗?”

 

 

TBC

 

 

 

相信我会把当初说的五个坑写出来的!至少艾利优先!QwQ坑品真的太虐了……

未完的下半部分……会尽量产出的,保证不是酒后乱性w【我保证

 
评论(8)
热度(28)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