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勇] 爱情应果(Viktor2016生贺)

《爱情应果》


微博维勇主页活动的No.11。在主站的lof也贴一份。

画手Chip太太不用lof,所以喜欢的请走微博关注哦。@C_CHIP


Cp:冰上的尤里 维勇

Key:舰队Collection paro  俄罗斯的海军提督x日本驱逐舰勇利 

分级:NC-17 

 

 

CiaoCiao奔溃地看着本月第十二次出击,现在第十二次躺在入渠的驱逐舰。这个意大利提督感觉自己的资源又要入不敷出了。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是个数据相当优秀的驱逐舰,提督却一届换了一届的原因吗?并不是这个驱逐舰弱小,而是每次都大破,结果把自家提督搞得倾家荡产了吧。

意大利提督在仓库整理自家母港资源,虽然勇利的战斗力相当可观,但每个图都能大破——包括每天出门的镇守府正面海域一样要大破,这实在让人没办法接受啊!他终于决定向日本海军宪兵队投诉。

说是投诉,但其实就是申请调换提督的意思。无论如何Ciaociao还是非常感谢这一年来勇利给他的母港添了很多新成员这件事,尤其勇利更是夜战的一把好手,逆风翻盘数次不在话下——虽然次次在夜战前就已经大破了。

说来也是奇怪,虽然驱逐舰的回避能力确实不是强项,但是能像勇利一样的Ciaociao确实从未见过。

他放下电话,发自内心的希望宪兵队能给勇利找到一个合适的提督,而不是让勇利退役。但是他也知道,他已经不是勇利第一个提出调任要求的提督了,如果再像这样下去,勇利退役也是不可避免的结局了。

 

 

勇利在开赴新上任地前,在出厂的港口休息了一阵。

Ciaociao调任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在工厂里一个人偷偷哭了一会儿。就他不长不短的驱逐舰生涯里,这个意大利提督与他的关系甚是融洽。早年他刚刚从工厂被产出的时候,优秀的数据使他成为不少提督的申请对象;结果几年生涯下来他图图大破的名头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优秀战绩带来的影响。

Ciaociao就是在这个时候接手他的,尽心尽力带了他一整年,为了让他的回避率提高,这个意大利提督没少费心思——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就是了。最后连Ciaociao都放弃了,把他的改装全都换成了高杀伤的配件,索性就放弃让他回避这件事。

他离开Ciaociao母港的时候,提督还是给他留了一身相当不错的装备和等级,勇利带着意大利提督的祝福和对新提督的期待重新踏上征途。

结果他一点都没想到,新接手他的提督,居然是那个闻名全镇守府的俄罗斯提督——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关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们只能用传奇来形容这个提督的生涯。战术谋略皆是一流,于是造就了他战无不胜的历史航海记录。

勇利曾经在执行Ciaociao给的远征任务的时候,远远的见过维克托的舰队一次。空母,巡洋舰,驱逐舰,总的来说远远看上去就很不好招惹。

当时维克托正站在巡洋舰的船头位置,他穿着紫色的制服,肩章和流苏在夕阳下发光。勇利很远望过去,男人高挺的身姿和随风飞舞的银色长发逐渐消融在被夕阳染成同一个颜色的海面里。

这是他记得的,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提督。

此时勇利正站在维克托母港的提督办公室里,神色复杂地注视着浸在池子里正舒服叹气的男人。他原本以为办公室应该是地上铺着高级绒毯,有着柔软的提督座椅或者总的来说豪华又舒适的样子——总的来说大部分有成就的提督母港都是那样的。

然而事实上堪称成就顶峰的维克托的母港,却是铺着雪花的地面和冒着热气的温泉池子。

俄罗斯提督在池子里光裸着全身朝他打招呼。

“勇利!从今天开始,”他“哗”地一下从池子里站起身,笑得无懈可击,“我就是你新上任的提督了。”

“……”日本驱逐舰胜生勇利,平身第一次感觉到了这样微妙的气氛。

 

加入维克托母港的第一个晚上,勇利就显示出自己优秀的战斗力,和每图必大破的传言。

驱逐舰的夜战能力本就优异,勇利又是几近满级的驱逐舰,敌方的舰队一大半都交代在他手里。

当然了,他也没让维克托失望,等这片海域完全扫荡完毕的时候,驱逐舰勇利已经以两血大破的状态被提督第一时间送进了入渠。

勇利身上的制服破破烂烂,露出里面肌理分明的白皙皮肤。确切的来说这身布料已经基本什么都遮不住了——勇利自己是真的习惯了这个情况,他带队回来之后就被维克托送去了入渠,入渠的时候维克托没走,他便借着这个时候朝自家提督报告,“今天的战况就是这样了,您对我还有什么命令吗?”

银发提督蹲在他身边,顺手给他绑上绷带,收获驱逐舰一声“嘶”的轻声叫疼。即便习惯了次次重伤入渠,疼痛感依旧不会因此减弱几分。

“你为什么回避不了?”维克托因为他的声音把动作放轻柔了不少,问题却很单刀直入,“你明明可以回避,为什么最后还是中了这么多?”

“呃……”勇利看了自己提督一眼,男人银色的刘海覆盖了他的眼睛,从勇利的角度,他看不太清维克托眼睛里到底是什么神色,“总感觉自己躲不了……”所以也就放弃抵抗了。

这个答案和维克托料想的差不太多,他沉思了一会儿,双手把勇利从水里拉出来。

“哎哎哎……?”即便是勇利被人这样裸着拉出来,也有点不好意思,“维克托?”

“勇利,”维克托把他身上的攻击配件卸下来,给他换上了回避,“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你的回避是零,但是我知道不是。”他给勇利换配件的动作不得避免地触摸到青年赤裸的肌肤,维克托动作轻柔,更像是在抚摸。

明明只是换个配件,怎么搞得像是在做什么不可言说的事情一样啊……勇利咬了咬牙,吞下了嘴边乱七八糟的声响;他的肌肉绷紧,为了极力克制住自己别在维克托面前颤栗得不像话。

“可是……”驱逐舰还是挣扎了一下,紧接着被维克托捧起脸,鼻尖贴着鼻尖,眼睛对着眼睛。

“我会帮你的。”提督信誓旦旦地说道。

 

 

维克托的指挥室从今原本的巡洋舰转移到了驱逐舰上,舰队编成的第四队空无一人,除了驱逐舰勇利。这个唯一的编队是维克多为了训练勇利回避率而专门为他空出来的。

提督每天带着人往镇守府门前的海域跑,把门前的敌舰扫荡了一遍又一遍,勇利的等级扫荡这些敌舰根本就是在浪费弹药,但是维克托财大气粗,一遍一遍给他补充资源,然后接着送人去训练回避率。

这么三番几次下来,勇利简直有点怀疑人生——大破不至于,大部分情况都是中破;虽然敌舰都是被击沉的状态,但由于自身也受了不少伤害,于是根本拿不到优胜的S级评定。

维克托回收的资源当然也就更少了,如果不是这个提督的资产足够丰富,大概也是经不起他这么消耗。

两三个月下来,勇利终于能够做到小破扫平正面海域——维克托给他休假了两天,和他一起回了日本海吃猪排盖饭。天知道这几个月勇利有多怀疑人生,但是不论如何,他在维克托堪称魔鬼式的训练和炸猪排盖饭的诱惑下,终于达到了第一阶段的目标。

九州是勇利的家乡,维克托趁这个机会顺便给母港的各位放了一个假,自己则和勇利转到陆路坐火车去了九州的长谷津。

“啊——”维克托和勇利并肩泡在温泉里,发出一声舒服的感叹。

“这果然和母港那个小池子不能比啊。”银色头发的提督毫不介意在勇利面前赤裸身体的站立,而勇利也微妙的习惯这件事——他们两个在镇守府海训练的时候,由于自己经常被打得各种衣不遮体,他都快没有害羞这种感觉了。维克托裸睡,他又经常在某些时刻撞见敌人,于是维克托和他在驱逐舰上半裸全裸着跑来跑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泡好之后一定要喝点酒,”维克托一面引导着他也站起来,然后抬起他的胳膊和大腿,带他做一些肢体柔韧性的训练,“勇利知道这里有什么好喝的吗?”

“呜——”这个姿势实在太羞耻了,勇利的脸被水汽蒸得通红,他暗自庆幸还好这样维克托看不出自己的神色,“有……有一种酒叫‘通往地狱的’……维克托!”

肢体训练也是维克托的计划之一,理由是这样的动作能够使勇利变得更加灵活,方便他提升回避率。

“哇哦,那一会勇利就和我一起去喝吧!”提督的语气兴致勃勃,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减弱;他把勇利的大腿抬起得更高,勇利因为这个动作连脚尖都绷紧了;俄罗斯人有着天生的血统优势,而驱逐舰本就以小巧灵活闻名,勇利被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动弹不得,背后感受着维克托身上人类的体温和热意。

他是舰,常年习惯海洋的低温和机炉的火热,于是即便拥有人形之后,依然是个低体温。

现下他们一同站在漫过大腿的温泉里,而身后拥抱他的人类体温几乎将他灼烧;勇利有点头昏脑涨,耳膜边幻觉般产生了嗡嗡的声音;他知道应该形容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心跳过快,但他更熟悉的是另一种情况。

机炉过热——

勇利扶着池壁的手指越发收紧,他已经听不太清楚维克托在他耳边说什么话了;周围的一切变成了沸腾的水汽、灼烧的体温、炙热的呼吸和持续不断的温泉水声;在他即将爆炸之前,终于温泉的门被拉开了。

“客人!您点的酒已经……”

老板一脸茫然地站在门口,面前的两个男性客人的姿态实在非常怪异;说是打扰了他们的好事,也不合适;可这个情况也根本说不上正常。

尽管老板本人也是个男性,但以这种情况直面另两个同性的落体也太奇怪了;老板为了掩盖尴尬,他“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往后退了一步,“嘭”地一声又拉上了门。

勇利趁维克托的注意放在门口的时候,悄悄把被抬高得过分的脚踝从维克托手里解救下来;紧接着他伸手向后稍稍推了维克托的腰腹一把,想要让自己从维克托的包围里脱离出来,却没想到收到了维克托有力的阻止。

提督放在他腰上的手不容置疑地用力勾了勾,轻而易举地抵消了他后推的力道。

勇利的动作顿时僵在那里,维克托的动作昭示着对方早有准备的事实;黑发人只觉得喉咙发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然而提督没有说话,在勇利几乎爆炸的体温和心率里面,提督把一个潮热的吻印在了他的耳后根。

驱逐舰感觉到维克托的体温离去了。可他自己的体温却没有下降。

 

 

意外情况出现于维克托的生日前,维克托的第二舰队出门远征——因为刚经历了一个新海域的战斗,入渠的船舰数量猛然增加,勇利便替补上了第二舰队的远征位。

远征的大部分是驱逐舰,勇利中破入渠,没来得及修补完毕便又以小破的状态投入远征。

他小破的状态还好,维克托又正好忙得不可开交,勇利没和他报备,结果回来的时候是被其他驱逐舰带回来的。

南健次郎站在维克托的母港办公室里朝维克托报告的时候,几乎是哭着说经过。

是他们掉以轻心,母港本就急需资源,那片远征海域又已经是多次扫荡的地区;等他们一个个都小破中破的时候,勇利开始察觉出问题来。

结果他们是全员中破,勉强扫荡完海域回来了,而勇利却差点被击沉;听到这里的时候维克托的脸色苍白,几乎和他的银发一样;他们紧赶慢赶带着勇利回来入渠,黑发青年自己早就没了意识。

“为什么会这样?”维克托的手不自觉地攥紧,突起的骨节泛白,“勇利已经是驱逐舰最高等级,即便……”

“对方等级更高,”南健次郎流着眼泪“呜呜嗷嗷”地回答,“我们撞上了其他提督的远征队,被偷袭消耗了……如果不是勇利恰好带了修复配装……”他都不敢再说下去。

九十九级是大部分舰的最高等级,但是如果对方的等级更高——维克托垂下眼帘,那是因为那艘是那位提督的婚舰。

他把小破的南健次郎暂时送进母港,然后急匆匆地感到入渠去看勇利的情况。

胜生勇利的裸露在外的伤口大部分都处理完了,但内部伤口则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完全修复完毕。维克托站在较远的一旁看着修理人员忙进忙出,他焦虑地等了许久,终于得到九小时这个修复时间。

九小时足够他重新建造一艘新舰——足以想见勇利的受伤程度;更何况如今勇利是人形,除了受伤程度,维克托简直不敢想他当时遭受的疼痛。

银发提督眼泪一颗颗往下掉,他冰蓝色的眸子融化了,水珠挂在他同样淡色的睫毛上,没挂几秒钟便被溢出的同类挤落下去。

远征偷袭这种事隐瞒不了多久,尤其是被偷袭对象还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舰队——维克托很快就知道了偷袭他的提督的具体姓名,对方大约是没想到这是他的舰队,只是现在后悔早就来不及了。

维克托向那个提督发了战书,而且光明正大地把约战的消息放了出去。等勇利完全修复完毕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公海决战,输了的一方就要永久离开这片海域。

 

 

这个约战吸引了着实很多提督来围观,勇利在开战前紧张的不行。这一点有点微妙的超出维克托的预料,但维克托预先支付了一个吻来向勇利预定胜利。

这是个实实在在的接吻,虽然就维克托的概念里来说一点都不够,但是被给他吻住的驱逐舰已经慌得连和他对视都做不到了。

提督暂时放过了驱逐舰,“如果你能坚持过这一次,”他的吻落在勇利的眼角,“我就告诉你一件事。”

维克托说得很神秘,对勇利来说这像一个匣子里的未知宝藏;于是这一场约战维克托还算赢得漂亮——对方大概是走投无路,拼了命似得往勇利身上攻击;但是谁也没想到维克托居然放弃空母巡洋,把指挥所设立在了驱逐舰上。

胜生勇利驱逐舰中破,对方全队大破,维克托战无不胜的传奇又添上一笔,虽然勇利还是中破,可能达到了维克多早期历史最低——但只是达到,并没有刷新。

约战结束后,舰队回到了母港。勇利没去入渠,而是先去了维克托的办公室。

“维克托,我感觉…我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做到无伤了。”

“不,勇利,”银发提督沉吟了一下,紧接着他抬起眸子看向勇利,他的脸上带着微妙戏谑的笑意,“我们还可以结婚。”

他从制服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正放着两个一模一样的铂金戒指。

事实上,勇利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然而他有点反应不太过来。

“你愿意成为我的婚舰吗?勇利。”提督沉稳地单膝跪地,冰蓝色的眼睛含着笑意凝望面前已经怔愣的驱逐舰。

是了,这就是维克托隐瞒着勇利的一件事。驱逐舰的回避能力本来不弱,出去勇利本身的因素外,等级压制这一点维克托倒是也想到了。

他在提督一职上孤身一人了这么久,现如今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婚舰。

 

 

“勇利,作为我的婚舰,你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吗?”

黑灯瞎火的酒店套房里,他们两个一前一后交叠在一起倒在柔软的床上。维克托冰蓝色的眼睛在黑暗里依然熠熠闪烁,勇利屏住呼吸和他对视,他的心跳频率越来越快;维克托一点一点看着青年的呼吸越发紊乱,但他没有移开视线放过他的意思。

银发提督的目光深情缠绵而又专注,足以让任何一个被他注视的人融化在他的眼神里。

现下这个英俊的男人只把这样的目光投给了胜生勇利一个人,他的眼里未必没有欲望,却只是让人觉得他更加性感。

勇利被他看得久了,突然就笑了一笑。这笑像是融化春雪似的甜美,叫维克托呼吸一滞。勇利微微扬起下巴凑过去,吻上了维克托微翘的唇角。

“是这样吗?”驱逐舰明知故问道。

【和谐部分请走微博:http://weibo.com/5409682926/EnM3l7c2q?type=comment#_rnd1482678215336

 

 

他们在地中海度过了一个漫长甜蜜的蜜月期,虽然真要说起来还有点纵欲过度。

舰的人形带给了勇利太多意想不到的体验,包括无名指上这个象征爱情与婚姻的铂金戒指。

维克托和勇利在八年之久双双退役,尽管退役时维克托依旧是提督界的传奇,而勇利则已经彻底摆脱了图图大破的命运,作为维克托唯一的婚舰,他的高等级和优异数据则是夜战第一的好手。

退役后他们在长谷津和圣彼得堡随着心情两边跑,日子过得轻松逍遥——而且如不意外,这样的日子,他们大概可以过一辈子。

 

 

END

 




文名爱情应果,可以理解成爱情因果的谐音。

chip太太真的超可爱啊哈哈,她能想出很多清纯梗,但是我不行,我太成年人了。

这次的AU舰娘就是chip太太的脑洞,婚舰真的太棒了啊!

感谢大家阅读,那么祝Viktor生日快乐。

大家圣诞节快乐,要吃块蛋糕呀ww

晚安祝好。

 
评论(4)
热度(105)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