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上的尤里】[维勇]唯一的真相 2

Viktor不得不承认,在潜移默化之间,他原本以为只是在引导勇利成长、更加自信;但事实上他本身也在被改变着——尽管是意料之外,但他十分高兴。

勇利所在的环境和他的太不相同了,和他在圣彼得堡所获得的资源不同;他确实不缺乏各个领域的名家来为他做参考,毕竟以他Viktor的名字来说已经足够让这些精英倾囊相授了;但那始终和勇利的不同,勇利能够利用的资源也许不如他,但是在情感方面呢?

Viktor稍稍抿了抿嘴唇,紧接着又露出一个笑来。

 

“尽你的全力诱惑我啊……”他隔着护栏从背后拥住了勇利,把下巴又搁了上去——没有覆盖着碎发的那侧脸颊慢慢贴上了青年裸露的脖颈。

嘴上说着“诱惑我”这样的台词,最先露出诱惑表情的却是他这个在勇利视线背后的教练。大庭广众下的耳语内容是这样微妙的含义,Viktor几乎是在心底笑出声来,感受着勇利的僵硬和喉间发出的细小哽咽声。

虽然这样说不足够妥当,但勇利这样的类型,以这样的动作来引出他的荷尔蒙是再合适不过了——Viktor的理由足够充分,不过另一方面则被他置之不理。

谁知道他有没有私心呢?更何况没人知道他们间短暂的交流内容。

《爱即性欲》这个曲子的开头有一个他特意设计的动作,一个微妙诱惑的笑容。这个动作交给Viktor自己来做当然是不难的,这个男人深知自己的魅力,丰富的感情乃至肉体经历也是他参考的甚好材料。

他没仔细想过,为什么每次他总是站在勇利的正面,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属于勇利的那个笑容;但他能分辨得出每一次笑容间的变化;他不知道,这个每次只单独盯着他笑的青年早已经在心里诉说了一遍一遍。

“全世界只有我知道的,Viktor的爱。”

“只有我……能满足Viktor。”

 

“在脑海里已经有想法了吧。”Viktor轻轻罩住勇利的手,食指在那人的手背上缓缓擦过一道轨迹——这个轨迹隔着两层手套,但Viktor知道即便如此轻微的触感,一样能好好传达给勇利。

这个动作依旧暧昧,是一种暗示;对Viktor来说这样隐晦的挑逗才能更加有效的引导荷尔蒙——他是这样想的;下一秒勇利就猛地张开五指,毫不客气地同他十指相扣了起来。

Viktor的眉毛稍稍挑起来一点,还没有惊讶,勇利又紧接着凑上额头,不轻不重地和他的额头贴在一起。

“绝对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他就这样被送上了一句不能反抗的箴言。

哇哦。

这样近距离地面对勇利的视线,即便是Viktor也难言心里是平静的;但他不会退缩,也直直地看着对方,任由视线如此在如此短暂的距离内黏在一起。

勇利很快就离开了,身影背对着他往冰场中心而去的时候,Viktor抬手按了按额头。

变了。开始变了。

这样的勇利不在Viktor的完全预估内,也不过年长四岁的教练难免有点困惑。有的时候只有当事人才会困惑,旁人坦白的道理到了此刻,Viktor便无从下手了。

事实上,勇利当然在改变,而且这个改变不正是他亲自引导的吗?猪排盖饭也好,诱惑迷人的第一美女也罢,扮演者本身,不就是胜生勇利这个人吗。

他注视着场上的勇利——那是一个不在他编舞范围内的神色。似乎轻佻又着实冷漠的眼神;微微张开的嘴唇露出一小节舌尖,快速地舔舐过唇瓣后又缩回了唇后的黑暗里;他的神色算得上是……高傲?是谁都想象不到的、会从胜生勇利身上流露出的表情。

那些微轻蔑的一眼瞥过,象征着勇利对自己魅力无与伦比的自信——紧接着是那个勾起唇角的轻笑,相比舔唇的动作来说,这个笑容居然比之前多了几分真实的笑意。

半真半假,叫人移不开目光,整个思绪全都被他占据了,云里雾里在不知道想些什么。

这时勇利传来了一声预计好的击掌,足够响亮,像是在提醒那些被他勾走心神的人,把注意重新放回他的舞姿上。

能看见的、得不到的、隐晦的、张狂的——这是另一种类型的Eros了,和Viktor想好的不同,和Viktor也不同。

Viktor的目光无法移开,他的瞳仁闪烁,下意识地用手指挡住了自己的嘴唇,好让自己不太过沉浸在勇利的动作里,看起来更自然些——但他心底的另一个声音早就不能掩盖了。

且不说评委或观众的反响,事实上他已经没什么精力去管了;第一个栽进去的正是他Viktor本人——下场时勇利的荷尔蒙早就收敛的干干净净,反而是他这个教练难以控制;于是他忍不住靠近这个罪魁祸首,声音轻柔地询问间隐藏着有点咬牙切齿地心态。

啊啊。真是出乎意料啊。

他借着讲解的时候整个人贴上了勇利的背后,半挂半圈从背后说话;这动作亲密,耳边的吐息变得暧昧;勇利却很冷静,似乎一点注意力都没放在这件事上。

Viktor叹息般在心里“啊”了一声。

 

勇利的眼泪掉下来的时候,他真的手足无措到了极点——

老天啊看看我说了什么……他看着面前青年从眼眶里满溢出来的泪水,想好的话和本来能想出来的话,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不想让这个青年受一点伤害的,这一点他心知肚明。眼前这个被逼到绝境的、幼兽般地喊叫和眼睛,让他的负罪感和心疼交织,搞得他连一句像样的安慰都想不出。

“是不是吻你一下会好一点?”

结果连这种不动脑子的台词都冒出来了,他一出口就想嘲笑自己说的什么鬼话。

 

他们的对话最终是被即将靠近的参赛时间打断了。Viktor站在场边,在表演开始前的最后十秒陪伴这个青年——青年伸手擦了擦因为之前的哭泣而导致的鼻涕,放回纸巾的时候却故意悬空在冰面上松手。

Viktor本该知道这个动作是有所企图的,可他现下几乎心乱如麻,就连这点状况都无法分辨了;他猛地弯腰,想要伸手去捞;纸巾被他接住了,他却不敢直起身来。

青年的手时隔一阵又一次点上了他的头顶,然后指尖变成了手心,安抚似地轻轻拍了拍之后,勇利离开了。

Viktor慢慢直起身,脸上有点茫然,又有点恍然大悟;他原以为那次话题的转移成功了。

他原以为勇利根本没注意到那一次他的僵硬。

事实上啊,他注视着青年已经开始动作起来的身姿——勇利他啊,根本没有放过这个动作。

他把目光下意识地放在勇利身上,一面正常合理地观察着青年的跳跃和舞蹈,一面脑海里只是在一遍遍回响。

为什么啊?是这样的吗?为什么啊?是这样的吗?他还好吗?

很快他分不出心神去想这些问题了,勇利的动作和音乐不会因为他的困惑而停下;有几个跳跃青年完美地完成了,也有两个跳跃失误了;他更加担心了,担心是不是自己之前冒失的发言让青年更加心神不宁。

勇利却不理会他的担心,这是当然的;青年已经收敛了全部的注意,只一心一意地完成着这个冰上舞蹈,神色冷静淡然,像是雪山下的森林,在风中晃动,变成一股微弱却绵长的树浪——

“!”Viktor目瞪口呆。

青年摔倒在了地上,但他很快就爬起来了;但这不是重点,而是他跃起的那个动作,后内点冰四周跳;Viktor是世界上最熟悉它的人了。

一瞬间他明白了所有。

原来如此。

银发男人呼吸急促,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脸来冷静一下。

这是一场隐晦而盛大的告白啊。

好想吻他。



TBC


我感觉离车应该不远了。

开车的时候会放在微博,AO3各一份。

请大家不要吝啬给我点哈特呀qwq


另外除了这篇原作向之外,作者想要另开一个长篇的AU维勇。但是具体暂时先不透露。主要是原作向这篇的进度为了和剧作一样所以会慢,但是AU就可以自己带节奏了w

 
评论(21)
热度(260)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