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第四天堂 {艾利ABO 仅片段 R-15注意}

酒窖深处的屋子——他简直不敢相信异端审问局还有这样的地方。然而这个地方恰巧是利威尔住的,如今他正要去拜访他。

他端着烛台,从一个个高大的木桶架子之间穿梭过去,靴跟在并不平整的黑色石砖地面上敲打出细微的声响。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该用拜访这个词,若是对方得知了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在这样的深夜,在整个梵蒂冈都陷入了黑暗的时刻敲响他的门,打扰他甜美的睡眠——他真的还能用拜访这个词吗?

在这个离地面有一大段距离,冰冷潮湿的酒窖深处,一个固执的、不肯见到他的Omega,在做些什么?他这样想着,觉得自己的胃部几乎纠结在一起,酒窖里的霉味和潮湿一下子摄住了他的喉管,他感到有些反胃,并且更加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但是他看上去还是这么的平静,脚步还是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终于走到了那扇木门的前面。

他一手举着烛台,一手慢慢的抚上木门。他没有用力,不敢确认门是否上锁了,也不敢确认里面的人是不是已然入睡,或者他只是在给自己最后的时间犹豫,他该不该来找他,为了这样的原因。

接着他听见里面的人低声的、一如往常的开了口:“进来。”

他倒吸一口气,不知道这是否就是所谓属于两人的默契,他的脚步踉跄着往后退一步,然后仍旧抚在木门上的手已经不受控制的用力推了开门。

门没有上锁。

他站在已向他敞开的门口,脸上还带着说不清的神情,手里的烛台已经全然失去了作用——这个房间里的壁炉燃烧着熊熊火焰,他感到视线模糊了一下,不能这么快的适应如此明亮而闪动的光明。

斜倚在壁炉边端着红酒的身影,兑着橘黄色的闪动的火光,被他的眼睛完整的拥抱,他甚至不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他的视线一寸一寸的挪移过那端着酒杯的手指,修长骨感的形状,正松松垮垮的扣住只剩浅浅一层酒液的酒杯。

该死的,他从来没觉得挪动自己的眼神竟然是这样困难的事情。

“我早就闻到了……你的信息素——破门而入,弥漫在整个酒窖里。”对方晃了晃酒杯,眼睛并没有长久的放在他的身上。他听见利威尔沉吟着说道,“……这样不得体的深夜造访。我能请问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吗。”

他感到自己的舌头打了结,上帝啊,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于言辞的人,如今他什么都说不出——他的目光在刚才的谈话间已经从对方的手指转移到了对方的嘴唇,他又想起来两天前的那个夜晚,他们之间那个出人意料的吻和那个人慌乱的神色,虽然他不保证自己能好到哪儿去。

对面的人看到他的反应有些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喉结,脸上却还是维持着平静的神色,“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的身体远不如自己的意志力坚定,才尝试过一次就食髓知味的身躯未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擅自运动了起来,他的大脑和身躯像是分离开了一样——一方面他如此清醒的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一方面他却昏昏沉沉的摸不清头脑,噢,该死的火光,晃来晃去的。

他察觉到自己已经把那个有了一定年纪的Omega圈在了胳膊和墙之间,他俯下身,发烫的嘴唇吐出滚烫的气流,在唇间打着转;他再一次的感叹那个人的娇小,以至于他不得不弯下腰,低下自己的头颅以便于凑近他。然而他没有亲吻他,他的声线和胸腔里的心脏在一起颤抖着:”请……允许我,让我来……“

他说不下去,他闻到Omega的信息素已经蔓延在他的鼻腔;他的手臂也加入了颤抖的行列,他离他这样近,却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隔开了一样——他的脑海里又像放电影一样回放了那个夜晚美妙的亲吻;他就像一个被石化了的骑士。

”请给我……给我允许,我是否能够得到……得到您的——“

他听见怀里那个人的抽吸,那个人几乎要捏碎手里的酒杯,他黑色的眼睛缓慢的盯住他翠绿色的眼睛:”这是你的,愿望吗?“

他感觉到自己缓缓的点头,嗓音无比艰涩,但他仍然坚持说完了这个词,就像他一直保持和那个人之间的这个距离,”是……的。“

然后凝滞的时间一下子飞速的流动起来,他已经抱住了那个人,勒进骨头里一样;那个人手里的酒杯被无情的松开掉落到地上;他们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像是这辈子未曾分开一般。

 

 

 

片段完。关键词①默契②禁忌遊戲③漸漸模糊的視野。

感谢阿水辛辛苦苦刷了47个留言。

 
评论
热度(15)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