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失足未必千古恨{上中下}

《失足未必千古恨》

Cp:进击的巨人 艾利

Key:现代paro 中 未fin HE

分级:NC-17

文:耶里芬尔

 

“这次能和各位合作,真是太荣幸了啊!”时间临近傍晚是时候,这场漫长的会议也算是到了尽头,对方的负责人长呼一口气之后,满脸笑容的走过来和埃尔文握手。

 

也是慢慢松一口气的埃尔文微笑着说道,“哪里哪里,合作愉快。”

 

“我是非常放心和你们合作的,毕竟现在贵公司是商界最有名望的公司之一啊,尤其是您身边的利威尔先生,和他所带领的利威尔班,实力是没的说的啊。”

 

为点到名的那位,也就是现在站在埃尔文身后的那个,利威尔,一身正装,正眯着眼睛扯了扯领带。

 

埃尔文微笑了一下,和对方负责人一起走出会议室,利威尔面无表情的跟在后面第二个走了出去。

 

这种会议的结束往往意味着晚上应酬的开始,利威尔是最不喜欢参加这种场合的,他急着想要在邀请发出之前离开这里。

 

“利威尔利威尔,”身旁跟着利威尔跑出来的韩吉笑的不怀好意,“又想撤了?”

 

利威尔瞥了她一眼,语气颇为不爽,“怎么了。”

 

韩吉摊了摊手表示无辜,“没什么,我就是问问而已。”

 

韩吉话音刚落,埃尔文的声音就传过来,“利威尔,韩吉,先回办公室整理一下,一会儿去曼斯克尔酒店。”

 

好了,这回是利威尔逃不掉了。韩吉贼兮兮的笑着,被利威尔瞪了一眼。

 

韩吉的初衷呢,是想灌利威尔酒。对于这件事韩吉执念了很久了,最早的起源,没错是起源,大概是利威尔每次一到聚餐之类的,就滴酒不沾。好奇心旺盛的韩吉对于利威尔的行为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兴趣,于是她决定利用一切机会检验检测一下利威尔喝酒之后的后果。

 

这样的机会显而易见是不会少的,韩吉推了推眼镜,笑的心满意足。

 

得手了。

 

被叫住的利威尔叹一口气,盯着韩吉做了一个“shot”的口型,然后面无表情的往办公室走过去。

 

真是麻烦。

 

======

 

从办公室里出来之后,一群人便驱车到酒店去。

 

酒店大堂。

 

利威尔本来就是不怎么很情愿做这样的事,就慢悠悠的呆在了一群人的最后面,结果电梯来的时候才发现是超载了,必须有一个人等下一部才行。

 

今天诸事不顺的利威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们先上去吧。”

 

“啊,耶格尔先生来上班了吗?”等第二部电梯的时候门口突然吵嚷了起来,其中大多充斥的是女性的轻声尖叫和惊呼。

 

利威尔回头看了一眼,是个长相不错的年轻男人,穿着修长合身的风衣,嘴角一直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

 

大概能理解为什么那群女人要尖叫了。

 

利威尔想着回过了头,从鼻子里轻哼一声没再多想。

 

门口的青年微笑着向那些尖叫的姑娘们打了招呼,然后走到利威尔身旁的位置。

 

显而易见嘛,是在等电梯。

 

电梯来了的时候青年很顺当的让利威尔先进去,然后站在利威尔旁边,按了16楼的电梯。

 

利威尔挑了挑眉毛,如果没记错刚才在楼下看的楼层简介,16和17层似乎是个什么会所吧。

 

由于是观光电梯的缘故,似乎没上一层楼的速度都很慢。电梯到第六层的时候利威尔身侧的那个青年开口了。

 

“先生是去吃晚餐吗?”他转头来微笑着看着利威尔。

 

没想到被搭话的利威尔迟疑一瞬之后便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嗯。”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不妨向您推荐一道菜点呢。”青年完全没有在意利威尔冷淡的反应,“这家店在周五的时候会有一个意大利厨师,所以也有一些只有周五才能吃到的特色餐点。”

 

他微笑着说道,“这可是只有知情人才有的特权。”

 

利威尔再次挑起眉毛,然后微微斜过脸去看他。青年笑的人畜无害。

 

======

 

酒过三巡,酒足饭饱,不知道是谁提的意,说到楼上的会所去放松一下。

 

利威尔呢?早就被韩吉灌的七七八八了,虽然现在看起来走路还是四平八稳,步伐稳健,不过就从他比平日慢上半拍的反应速度来说,估计也有些醉了。

 

利威尔本来照惯例是不会沾酒的,但是问题出在电梯里那个青年推荐的菜色上。

 

海水煮淡菜,由于贝类的缘故而含有丰富的蛋白质。青年是说建议搭配白葡萄酒,有助于消化和吸收。

 

利威尔在点单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照青年说的去做。不多久,意大利厨师居然亲自为利威尔上菜。

 

厨师操着一口明显不标准的本国语对利威尔说,美食就是应该给真正懂得的人享用的。

 

经过一旁服务生的解释,利威尔才搞清楚,原来这个意大利厨师说的是利威尔点名要求搭配白葡萄酒这件事。

 

于是其实完全无辜的利威尔又被同样来聚餐的人恭维了一番,少不了敬酒——是韩吉先起来作死的。

 

“喂,利威尔?”现在韩吉满脸都是得逞的笑意,“真是没看出来嘛,还挺能喝的啊,酒品也挺好。”

 

闻言,利威尔缓缓的扭过头去看她,却被对方半推半搂的拖进电梯里,“大家都说要去楼上的会所放松放松,你也一起上去吧。”

 

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什么,这次电梯倒是很快就到了指定层面。

 

一群人吵吵嚷嚷的走出电梯,会所的老板很快就小跑着出来。

 

“欢迎光临本店,我是店长阿明·阿诺德。请问各位是一起的吗?”

 

“差不多是。”埃尔文走上去,“人有点多,麻烦把我们分成三批吧。”

店长阿明点点头,很快就招呼服务人员根据客人的要求前往不同的房间。

“这位客人也要和他们一起去KTV吗?”看到客人都已经陆陆续续离开大厅,阿明便走到了站在比较后面的利威尔身前。

“我不要。”脑内酒精开始扩散的利威尔想也不想的回答,他的眼神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晃了一圈,结果看到了和他同一电梯上来的青年。

“对,就你了。”他甩开韩吉搁在自己肩上的手臂,然后一扬下巴指着青年,“你跟我来。一个人。”

店长阿明顿时傻眼了,“客…客人……艾伦他……”

被指名道姓要求服务的青年也有点愣,虽然一眼就认出来利威尔就是和自己搭同一部电梯上来的人,不过他着实没想到对方回到自己的店里来,还要求自己单独陪同。

“你是说我吗?”他走过来,然后凑到利威尔面前问道。

“别啰嗦,快点跟我走。”利威尔一把抓住青年的手,然后顺着一条走廊走进去,随便找了一间空着的房间就走进去,顺便一脚大力的踹上门。

店长阿明和之前还拖着利威尔的韩吉站在走廊外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阿诺德先生,”良久,韩吉先开口,她推了推眼镜问道,“那个叫艾伦的人,是谁?“

金色短发的店长咽了咽口水,呼一口气,勉强微笑着向韩吉解释。

“那是本店蝉联四个月No.1的首席男公关艾伦·耶格尔。”

“那是本店蝉联四个月No.1的首席男公关艾伦•耶格尔。”

======

被人拽进来的时候艾伦顺手开了房间里的灯,在金黄色光束的照射下,他看到那个拖着自己进来的人现在正端坐在皮沙发上,面无表情,双眼直视前方。

从那个神情判断……应该是喝醉了吧。

艾伦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身为男公关似乎还是第一次被男客人指名道姓要求【服•务】呢……

“先生?”他在利威尔旁边坐下,“请问先生如何称呼?”

利威尔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闭嘴,吵死了。”

咦——

艾伦一愣,接着竟然勾了勾唇角。

哦,看上去还是个相当大脾气的客人啊。

“既然您不愿意说的话,我就只好以先生来称呼您了。”艾伦颇为无辜的摊了摊手,然后凑过去在利威尔的脸颊边问道,“您亲自点我,是想让我为您做什么服•务吗?”

“……你会什么?”不敢说艾伦语句之中到底有多少暗示的成分,可惜的是喝醉了的利威尔一点都没有听出来,他认真的分析了艾伦的话,然后做出了一个看上去很合理,其实相当有趣的回答。

首席男公关突然对自己的公关手段产生了怀疑,他也认真的思考了三秒钟,然后开始思考到底是哪种类型比较合适这位客人的口味。

这样一来,他首先思考到的问题就是——

“那我可以请问您一个问题吗?”他无比真诚的看着利威尔,对方微抬着下巴,聚焦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称得上是睥睨。

“请问您是习惯居上位,还是下位呢?”

在此,我们不得不再次重申,身高虽然只有一百六十厘米,但是年岁已然达到三十四岁的商界精英——利威尔先生,现在已经喝醉了。

“唔,上下位么……随意,我只喜欢比较省力的位置。”他淡定的回答道。

失足什么的……您做好千古恨的准备了吗?

======

情况演变成这个样子,把人拖进来之前利威尔是想不到的,或者说,他根本就没往那个方向想过。

不想和那群吵吵嚷嚷的家伙呆在一起,然而一个人未免也太形单影只,他随手点了那个和他一起上来的青年陪同。

不过对方好像是误解了什么。利威尔半跪着趴伏在黑色的皮沙发背上,闷声喘息着思考。
【中间4.13和谐风波删除】


==================================

 

利威尔醒过来了的时候浑身沉重的几乎不能动弹。他睁开眼睛,又下意识的眨了眨,这才稍微理清了思路。

头脑昏沉和全身酸痛,这是宿醉之人都有的特征,更别说是酒后乱性了。利威尔严谨的思考了酒后乱性这个词,然后觉得,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用纵欲过度这个词看起来更为合适。

昨天晚上他被迫,没错当然是被迫,尝试了三个体位,利威尔一想到这件事就觉得脸上有点发烫,对方完全忽略了另一方已经年过三十快要奔四这个事实,那个混小子是想把他这把老骨头都拆散了才肯停下么。

他正这样想着,包房被人推门而入。

“早上好利威尔,你醒了啊。”艾伦,也就是刚被咒骂成混小子的那位,面带微笑端着托盘走进来,向依然躺在沙发上的利威尔打招呼。

“……早上好。”利威尔面无表情的回应。

“……”对方似乎对于利威尔的反应有所预料,只是看似温和的笑了笑,然后把托盘放在矮桌上,“现在还早得很,不过我估计您大概就是这个时候会醒,所以提前去准备了早餐,咖啡,烤面包和煎蛋,这是培根,”艾伦一一介绍,“因为知道今天早上您肯定会感觉很饿,所以量都准备的不少,你觉得够吗?”

很饿?这是拜谁所赐?利威尔看了看青年,还是那种招牌式的笑容,第一眼的时候被利威尔误认为是人畜无害,现如今利威尔看着只想朝上面来一脚。

但是可惜他连腿都抬不起开了。

“我抱你去浴室吧?”艾伦放下托盘之后就走过来,俯下身把利威尔横抱起来,“一次性的牙刷什么都放在洗手台旁边了,可以直接用哦。”

他把利威尔放在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高脚凳上,“坐在这里还是没问题的吧?”

身为一个年过三十的男性,被小自己大概十年的同性横抱起来,利威尔觉得自己要维持面不改色已经不怎么容易了。

更何况艾伦还是个……男友力爆表的家伙。

“我还没弱到连站都站不起来的程度,”利威尔从凳子上滑下来,在地面上站稳了之后下意识的扶了一下腰。

“噗——”接着他就听见艾伦一下子笑出来,“不不您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在心里深深的吸一口气,由于现在身体状况有限所以不能直接身体力行的利威尔只是从镜子里狠狠的瞪了艾伦一眼,然后开始了洗漱。

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叫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利威尔一边在牙刷上用力挤出一坨牙膏,一面面无表情的盯着艾伦。

首席男公关突然感受到了压力。




早餐过后。

“现在还早,而且好在是周六,会所还没开门,我开车送你回去吧?”换了一身铅灰色大衣之后,艾伦提着车钥匙问道,“利威尔你有开车来吗?”

早餐可口而且丰盛,托早餐的福利威尔的心情好了不少,他看了看艾伦手里的钥匙,回忆起来昨天晚上自己似乎是搭韩吉的便车来的。

看见利威尔点头之后,艾伦便打开房门和利威尔一起走出去。

会所里的确没几个人,除了昨天看到的店长阿明之外就只剩一个金头发蓝眼睛的漂亮姑娘在吧台坐着。

看到利威尔的视线过去,艾伦便轻声的介绍。“那是最近新来店里的阿尼,一直都是第二名哦。” 他按了电梯,朝阿尼打了招呼,然后又继续说道,“等过两天我走了之后那个姑娘大概就是店里的No.1了吧。”

利威尔挑了挑眉毛,“等你走了之后?”

“恩,”电梯上来了,两个人一起走进去,“昨天晚上喝得太高了,所以没和你说。我只是被阿明拖来充人数的,并不是这里的长期员工。因为阿明和我从小就一起长大,所以他来找我帮忙,我当然不能拒绝。”

电梯一层一层下降,然后到了地下一层,艾伦从电梯里先出来,熟门熟路的找到自己的车。

“请。”他弯下腰给利威尔拉开车门。

对方轻哼一声抬腿坐进去。

“因为时间很早,所以擅自做决定打算带你去我的店里看看,”绑好安全带之后倒车出库,“我自己也有开店啦,不过是甜品店就是了。”

“甜品店?”

“嗯,名字是Freedom Jäger。顺便说Jäger就是我的姓。”

“……小鬼。”

“请不要叫我小鬼。怎么了吗?”

“那家甜品店是不是开在东区十字路口的那栋二层楼小洋房?”

“……呃,是的……你怎么……”

那栋别墅一样的洋房就是自己托韩吉租出去的——“我是你的房东。”利威尔侧过脸看了艾伦一眼,“我现在住的地方就在甜品店的对面。”

正在开车的青年闻言之后的表情可以算得上是又惊又喜,他语气温和却藏不住一丝狡黠的笑意,“那您现在打算……住回来嘛?”

END

 

可能会扩充或者续写,而且可能较大。

按时具体怎么样我说不准,有兴趣的姑娘只好再等等了哦。

实在抱歉。

 

 
评论(4)
热度(19)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