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第四天堂{1、2}

午夜。
夜幕完全笼住了这个城池,黑夜中建筑的轮廓已经无法在辨析清楚,然而从城门那里却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马蹄声从城门开始一直进入城池中间的高大建筑,速度没有丝毫放慢的意思,像是要就这样撞破夜幕,闯进更深的泥泞夜色一般。
异端审问局暗金色的门,在浓重的夜色中缓缓地打开,迎接从远处飞驰而来的那队马队。 
“哟,埃尔文,回来了?”
“啊,是啊。”虽然疲惫但是依然面带微笑的异端审问局局长埃尔文·史密斯点了点头,而后在看到装备部部长韩吉怀里的东西的时候愣了愣。
看到埃尔文的眼光,部长韩吉一个箭步踏到埃尔文的面前,把手上的一整套装备举起来,“我说,埃尔文,你想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 
次日。
“报告!”
“请进。”办公桌后的埃尔文抬眼看着属下送进来一份报告,“又是那个人吗?”
属下把文件递给埃尔文之后就站在那里,“是的。这是今年送来的第四份报告了,巫女街区的治安事齤件中,至少有三到四成都和他有关。”
埃尔文叹一口气,拿起报告书却完全没有看的意思。和那个人有关的报告十有【八】九就是以一挑几的群架,结果也没什么好看的,人多的总是输的就对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是梵蒂冈教廷的意思。说前两天路过那里的奥卡尔男爵被他打了……”
“路过?奥卡尔男爵是要到哪里去,才会从东方区里路过。”埃尔文再一次叹气。
东方区,那里是梵蒂冈异端最多的地方,环境脏乱差,人口密集拥挤,治安糟糕,极度贫困。
当然,即使是这样的地方,也不妨碍有些贵族想要到那里去寻欢作乐的心思。
东方区——顾名思义,总是有些来自大洋彼岸的异国美人。
那些血统并不高贵的人,那些穷怕了的老鸨,通过种种方式得到了那么一两个足够漂亮的omega,就再也不放手了。于是那些贵族,就只好屈尊亲自跑到东方区去。
“所以男爵被打了,和梵蒂冈教廷又有什么关系?”
“那个男爵私下里告诉教廷,说那个人像是个……”
“嗯?”
“那个人像是个Omega。”
“Omega……”埃尔文皱了皱眉。梵蒂冈教廷和异端审问局不同,对于东方区里这样的人,在他们看来,就和异端没什么两样了。
但是糟糕的是对方是一个第三性别,Omega。这就和梵蒂冈的教规有了冲突,因为教规为了获得民心,特别照顾了第三性别,所以如果这个人没有足够被判做异端的行为,梵蒂冈教廷就不能公开的审理他……当然也不能大动干戈的去派人进入人多眼杂的东方区抓人。
所以这种难以处理的事情就扔给异端审问局了是么。
此时心里已经盘算清楚的埃尔文站起来,把报告书扔到桌上,顺手拿过挂在门边衣架上的黑斗篷。
“我去一趟巫女街区。” 
----
其实所谓的巫女街区,也不过就是因为常年都是吉普寨人的聚集地,毛发占卜和水晶球,所以久而久之就被冠上了巫女街区的帽子。
埃尔文在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临行前为了以防万一,他问韩吉要来了一些Omega的抑制剂。
对于那个男爵的话,梵蒂冈教廷显然也不是完全相信的,毕竟那些脑子里一团浆糊的Beta的鼻子不怎么灵敏。但是如果是呢?他们也不想惹祸上身,于是就交给了异端审问局。
埃尔文也不怎么相信男爵的话,但是身为一个Alphe,他相信自己应该有足够的能力分辨出一个Omega。
他安排好了异端审问局的马车,在东方区和教区的边缘等候。接着他穿着不怎么显眼的朴素衣服,披上黑斗篷,混进了东方区。
想要找到那个人并不难,在巫女街区快要称霸的家伙,在私底下被巫女街区的人当做守护者的人。
不过有个词怎么说的?就从那个人的行为来说,有一个称呼是很合适的吧。
流【】氓之类的。 
----
与此同时,一辆囚车缓缓从梵蒂冈教廷的边门进入。车上的少年满脸是血,几乎已经看不清他的相貌。
他昏睡在囚车的稻草上,似乎是因为流血和饥饿而无法再支持清醒。
囚车停了下来。
穿着黑色外衣的男人完成了押送的交界之后,面无表情的把这个刚刚成为Alphe的少年拖下来,拖进了梵蒂冈关押高危险异端的地方,一个潮湿冰冷的地下室。
他们称之为——地冬宫。 

 

 

埃尔文在去东方区的路上一直在思考关于异端审问局的事情。

异端审问局并不是他一手建立的,而如今他继承异端审问局,或者说是接管异端审问局,也不过才两年而已。

这两年来他逐渐了解了这个对外界来说相当神秘的组织,并且发自内心的认为,这个所谓的异端审问局,甚至可以说本身就是由异端构成的。

当然这样的话他是不敢说出去的,自然也不会说出去。两年内,他渐渐的获得了异端审问局成员们的信任,如今已经和这些成员成为一个整体。

正如现在那个跟在他身后的日本男人,那个和三笠一样从日本来的,个子不高,相当瘦弱的,刚刚脱离少年身份的人,一个忍者,千鹤,正缩在能找到的任何阴影里跟着他,当然是在保护他。

都是一群怪胎。埃尔文在斗篷底下笑了笑,也正是因为这样,异端审问局才需要他这样一位局长,看上去像正常人而不是怪胎的异端。

埃尔文此行前去东方区的目的,巫女街区的保护神,他的目的是把这个“异端”也收进异端审问局,当然,对方是否真的身为一个Omega可以另当别论,因为异端审问局有足够的能力提供这个Omega无限量的抑制剂。

异端审问局的人并不是没有Omega,就比如那两个金发的姑娘,都拥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阿尼和赫里斯塔,一个拥有和三笠不相上下的战斗力,另一个拥有令人害怕的直觉。

正是因为如此,异端审问局私下里开发了不为人知的Omega抑制剂,里面掺杂了不少Alphe,因此并不会完全遮盖Omega原有的气味。通过气味依然能够很清楚的判断出对方是Omega,但是不会有强烈的发情期,因为发情期是由于Alphe激素的缺少而导致的。

Alphe的身体激素被人为的提取出一小部分,对其本人来说并不会产生什么问题,再加上异端审问局的Alphe并不少数,所以每个月都会由韩吉安排轮流抽取不同成员的Alphe素用来制作抑制剂。

说不定这也会是拉拢那个Omega的有利条件。埃尔文这么想着,看到了巫女街区的保护神。

或者说是闻到了。

一股像是浸泡了玫瑰的烈酒的气味,辛辣中混杂着甜美的气息。埃尔文觉得好像不是什么好情况,因为这个气味太过强烈了,强烈的就像是……发情期。


找到巫女街区守护神,那位异端的时候,对方还在参与一场斗殴。不过是迫不得已的,因为围攻他的都是Alphe,闻到气味而被吸引来的Alphe。

看上去离那个略显矮小的身影被那群Alphe打倒,并且扒下裤子强行结合已经不远了,埃尔文连忙低声的叫唤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少年去帮忙,然后脱下斗篷自己也参与了进去。

他可不能看着异端审问局的准成员被一群臭气熏天的家伙强了。

受过正规的格斗训练的埃尔文解决那些家伙并不很麻烦,不过想要毫发无损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没多久埃尔文身上就挂了彩。

本身也受到气味的影响,他从随身携带的口袋里扔出来一个小瓶子,直接扔给那个千鹤。

毫无疑问,那当然是Omega抑制剂了,只要这个令人疯狂的气味一消失,埃尔文和那个男人的处境就会好很多。

千鹤接过瓶子,顺便一腿抽翻一个冲过来的Alphe,把瓶子递给那个处于发情期的Omega。

“这是异端审问局配置的Omega抑制剂,快点喝掉。”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少年全身只露出两个眼睛,“局长是来救你的,但他也是个Alphe。”言下之意是如果想要快点解决这个麻烦的话,还是喝掉的好。

那个完全看不出年纪的略有些矮小的身影,一个猜测不出年纪的Omega,此刻已经明显的力不从心,他半闭着眼睛斜倚在墙边,以防止自己直接站不稳直接倒下去,听到千鹤的话之后斜着眼睛看了看他手里的玻璃瓶,又看了看一拳头撂倒一个的埃尔文,他最终还是拿过瓶子一口灌了下去。

然后——那股属于发情期的味道,在一阵刮来的轻风里消失了。

身体的热度逐渐下降,那个靠墙而立的身影平复着微微的喘息,面无表情的向少年道谢。

“谢谢。”他说话的时候,顺便走上前跳起来一拳头砸下去,把一个图谋不轨的Alphe砸的鼻血横流。

看得目瞪口呆的千鹤表示自己绝对看清楚了,那个Alphe在倒下去的时候,两颗门牙也被砸掉了。

看起来……这个异端真是超级厉害啊…尤其是在性别为Omega的情况下。千鹤多多少少能理解为什么局长要亲自到东方区来的原因了。

看起来,异端审问局马上就要新来一位新成员了。千鹤如此想着,也冲上去帮对方一起揍人。

“喂——那边那个Omega,你叫什么名字?”

这里一共只有一个Omega,那个刚服下抑制剂的黑发男人只是微微瞥了瞥千鹤,“……利威尔。”

得到回答的千鹤再接再厉,“你多大了?”他好死不死的接上一句,“看上去很矮啊,说不定你的年纪比我小。”

这次那个Omega,或者说是利威尔,在一脚踢昏了某个家伙之后毫不犹豫的给了千鹤一脚。

没有防备的千鹤被这一脚直接踹到了街对面,然后砸倒了别人堆放在那里的柴。

“我已经三十四了。”利威尔看了千鹤一眼,表情似乎有点阴影。

因为戳中对方“矮”这个特点而被对方踹出去,倒在一堆柴里的千鹤在接收到了三十四这个数据之后默默的在心里捂脸……

就自己二十的年龄来说,这个Omega,被自己成为称为叔叔也是不过分的……

不过这张年轻得不像话的脸和这个细巧的身高——请允许他现在用细巧这个形容词,怎么看都太具有欺骗性了啊!

tbc

 
评论(3)
热度(8)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