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After the conversation》9-完结 {阿水生贺 完结}

利威尔摸了摸自己的骨瓷杯,非常难得的在办公桌后面开起了小差。

距离艾伦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九个月又四天。帝国高层对于艾伦的态度越来越模糊和缓和。

一个明确表示自己有所图谋的不明生物,为帝国科技做出了难以言喻的杰出贡献,甚至潜移默化之中已经逐渐改变了帝国人民的生活。

这一年帝国的科技运用达到了许多年来的一个峰值,人民的生活也随之改变,贫瘠的土地甚至被改造,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的提高了……

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却好的让人难以置信。就像谁都知道几乎没有东西可以来之轻易,但是少年就像一个宝藏,似乎可以无限的往外抛洒。

利威尔接受到的指令始终都是监视并且限制少年有所危害的举动,但事实上每到工作日的时候,见到他更多地绝对是韩吉他们这群高级研究员。

少年身上的谜团多的很,初次见面的金属化也好,实验室长达24位的密码也好,为他预知的玫瑰外表也好。

然而这一切都是处于他本人允许的,换言之,他默许了所有人知道自己来历不明,神秘诡异全然不合理的一切,他却没有任何抵抗性或者攻击性的行为……

撇开这一切,利威尔自己,似乎也陷入了某种奇怪的氛围里。

他的亲信们大约多多少少都发现了自己和艾伦之间,有些奇怪的好感。属下们非常惊奇,有点小担心,但是更多的人则觉得没什么不好。

“利威尔,你要休息一下吗?”他的思绪正就这样越飘越远的时候,艾伦的声线从背后传过来。

少年和自己相处的越久,性格里的攻击性和执着似乎就越少。利威尔现在再回想起当初刚见到他时的绿色眼瞳,还有那个掷地有声的保证——几乎恍如一个梦境。

现在这个温柔的声线和每天都开开心心到有点无忧无虑的样子,不仅仅是利威尔,包括第一研究员韩吉和那些接触艾伦的人,似乎都慢慢习惯了他的改变。

如果有不曾每日接触而又充满戒心的人,大概会因为他本来就是这样无害随和的人吧。

利威尔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面前的人,终于开口问道,“你又做了什么点心吗?”

“用昨天才研究出来的一种叫蓝莓的果子做的曲奇,你要尝一下吗?”

“呐,艾伦。”拿起尚带有温度的曲奇的时候,利威尔说道,“你还是要走的吧?”

艾伦的手顿时僵了一下,随即他又温和的笑了,“利威尔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是有这样的预感而已。”利威尔却很随意的咬了一口饼干,味道出乎他意料的好,不得不说他和艾伦认识的这大半年,艾伦也把他的嘴巴养刁了,“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没什么实感。”

艾伦耸了耸肩,“这种事情不能怪我吧?说不定是您的感觉不对了哦。”

利威尔咽下饼干之后喝了一口茶,感觉到茶的清香和饼干的甜味在嘴里回荡着。上将不置可否的回答道,“大概是吧。”

  

 

 

 

即使利威尔早有预感艾伦会离去,也没有想到过他的离去是这样的尖锐。

上将收到紧急报告的时候,艾伦偷走帝国之宝“碎片”已经过去近两个小时了。

上将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份简短的报告,周身的低气压把那些前来候命的军官镇的不敢出声。

“现在罪犯在哪里?”就在他们以为利威尔无法做出决定的时候,上将声音冷静的开口了。

“报告上将,目前罪犯艾伦·耶格尔在向十三号虫洞靠近,具体位置还无法确定,暂时还没有摄像头捕捉到他的身影。”佩特拉身为最贴近利威尔的军官之一,此刻站出来进行了报告。

利威尔站起来,轻声的说道,“十三号虫洞…………就是他来时的洞口吗?”

他果断的下令,并且允许士兵使用最新研发的碎片属性武器。

上将亲自装备上阵,把指挥权全权交由佩特拉。

今天早上艾伦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还记得早上艾伦去研究室一如既往给他的一个拥抱。非要说有什么差别,大概就是他今天的拥抱更用力了一点。

 

 

关于艾伦的突然反叛,上将始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利威尔在孤身一人从别的路线追赶艾伦的路上,一面赶路一面在脑内飞速的运转。

他知道艾伦的离去,或者说他自始至终就知道艾伦一定会走。但是……艾伦现在表现的太正常了,正常的就像任何一个盗贼会做的那样,进入一个国家,收买掌权人的好感,然后趁其不备偷走真正的目标。

利威尔叹一口气。

正是由于过于正常,才不像是艾伦会做的事情。

因为实在太过愚蠢了。

并不是说艾伦的逃跑方式或者偷盗方式,而是说整个事件的走向,就是一个愚蠢的逻辑。

利威尔没有把这些推断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说出来也于事无补——他是如此的冷心冷情,以至于所有人都相信他会亲自逮捕艾伦这个在逃犯,而不会有任何私心。

上将在逃生管道里前行了两个小时,终于比任何人都早到了十三号虫洞的附近。

帝国虫洞附近的兵力本就不多,因为在艾伦之前,没有人知道活着的人类还可以进入这些随意分布的虫洞。

当然也没有人知道这些虫洞通向何处。

 

 

 

 

艾伦缩在荒漠的唯一几座建筑的阴影里,缓慢的等待手中的碎片复制成功。

就像他想的一样,在发现“碎片”被盗走之后,帝国派遣的第一位直接负责人就是利威尔。

尽管知道不可避免——真是糟糕啊,少年仍然无奈的想到。

与此同时,碎片复制成功。旧的帝国碎片被艾伦化为能量吸收,而新制造的碎片则代替旧碎片——将会被转送回帝国实验室。

一切准备就绪,艾伦慢慢的站起身,走出了藏身之处,开始向虫洞处飞奔。

虫洞处会有帝国最外围的防护层,如果估计的没错,在他接近防护层时,应该就会被逮捕。

他一边喘着气,一面在心里计算着时间。

远处的警报声骤然响了起来。

 

 

脱离藏身处的艾伦在平摊的沙漠上,身影几乎是一瞬间就成为了所有监视器的目标。

利威尔眯了眯眼睛,无声的潜入另一边,打算从另一侧阻止他。

阿克曼上尉在远处的基地用射线狙击瞄准了那个奔跑中的人,枪口缓缓的移动,然后射击!

出乎她意料,射线居然没有击中那个在逃犯,那人姿势扭曲而诡异,居然完整的躲开了射线狙击的伤害。

那人躲开了狙击,却也因此狠狠的摔进沙地里,等到他再爬起来往前跑的时候,利威尔也已经从另一侧追上了他。

“艾伦·耶格尔!”一声冷静响亮的呼喊顺着荒漠的风沙传进了艾伦的耳朵。

在逃犯停顿了一下。

正等待着这一刻的利威尔,在飞奔上前的同时扔下两颗金属球。

这是根据少年提供的新科技制造出来的制约用具,用光作为界限,界限内的目标会被完全禁锢。

金属球体砸落在地上向前滚去,准确的停在两个人身边,开始分裂。

“你背叛了你的誓言。”

“你不该相信我。”

“我会杀了你的。”

“我该走了。”

艾伦的皮肤上渐渐浮现出那层金属层,似乎快要无所顾忌。利威尔反手从腰后拔出那把匕首,右脚蹬地,飞身就朝着艾伦尚未金属化的部分砍过去。

艾伦只是笑了笑,任由利威尔一刀砍下去,然后匕首卡在骨骼上,再也动弹不得。

金属化停止了。

利威尔眯了眯眼睛,尽管不曾想到阻止艾伦的过程如此轻易,他仍旧另一只手从靴筒里拔出折刀,朝着艾伦拿着碎片的手掌切下去。

尚未被金属化的修长手指被锋利的刀刃切断,从切口喷涌出来的鲜血染湿了利威尔的白衬衣袖口。

“你走不掉的。”失去了阻挡的碎片从艾伦的手掌心掉落下去,利威尔面无表情的接住,两秒钟之前他按下的制约装置此刻打开了,在地上排成一个四方形,控制住了站在这个四方形里的艾伦和利威尔。

利威尔和艾伦除了脑袋之外,哪里都不能动弹了。

碎片在利威尔手里。

基地的警报嗡嗡作响,红色的射灯在利威尔背后晃的艾伦眼疼。此刻他和利威尔面对着面,利威尔的右手拿着匕首还砍在他的左上臂,左手原来拿着的折刀被扔在地上,取而代之的是被握在手心的碎片。

等待军队过来接管现场还需要一点时间,和艾伦这么近面对面,身份却换了又换——利威尔的视线落在艾伦被他整齐切断的四个切口上,想到这具白皙的手掌在黄昏灯下为他执起红茶壶,在远星望口为他折下这个星球的第一支红玫瑰,在木栈道上为他收起棉绳上的白衬衣,拂过他的背脊、他的发丝、他的侧颊。不同色泽的光曾穿过他的指缝,勾勒出一模一样的影子。

如今他不曾多想,也不加犹豫的切断了它们,留下四个鲜血淋漓的洞口,和不曾被他切断的,银光闪烁的金属手掌。

很快军队包围了他们,韩吉和阿明震惊的看着他们两个,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三笠的刀口顶住艾伦的后脑,制约装置被阿明收走,韩吉看了看依旧毫无动作的艾伦,然后从利威尔的手里拿过了碎片。

交接完成。

利威尔并没有拔出匕首,他知道唯一阻止艾伦金属化大概就是这把插进他手臂的利器。

包围着的军队渐渐围拢上来,也许是清楚的知道艾伦和利威尔之间微妙的关系,他们面面相觑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带走他。”良久,利威尔轻声的命令。

 

 

 

 

艾伦在军队的严加看管之下被押送到了研究所的囚室里。

一进入囚室,艾伦便取消了金属化,一瞬间嵌在手臂上的匕首就扎进了肉里,鲜血像是被打开了开关一样涌了出来。

正在看监控摄像的阿明看到了这个画面吓坏了,连忙拿了医药箱去给艾伦包扎。由于失血而迅速苍白了脸色的艾伦,看着阿明一面包扎,一面欲言又止的神色,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解释什么,只是苦笑了一下看着自己被整齐切断的手指,任由阿明动作。

包扎完毕之后阿明离开了囚室,艾伦呼一口气,仰躺在窄小的单人床上,看着刺目的白色灯光。

佩特拉在监控的那头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艾伦的一举一动,许久之后,她发现,这个少年已经因为过于疲惫和大量失血而沉沉睡去。

即便是在睡梦中,少年的眉头依旧无奈的皱着。

佩特拉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一动不动的人影,却听见对方喃喃的梦话。

“利威尔……”

 

 

“报告!”犹豫再三,佩特拉还是敲开了利威尔的房门。

“进来。”即便是在深夜,利威尔也正如佩特拉所想,丝毫没有睡意。上尉定了定神,在推开房门时敬了一个礼。

“利威尔上将,帝国最高级别罪犯艾伦·耶格尔于八分钟前要求见您。”

“申请批准。”利威尔并不思考,佩特拉甚至毫无根据的猜测利威尔是否也正想要见艾伦。然而她看见利威尔只是面无表情的从沙发上起身,在穿衣镜前正了正领口和袖口。镜子里的人影依旧挺拔,眼色古井无波,他无声的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拿过门边的大衣。

“走。”

 

 

 

 

尽管是佩特拉自作主张,但是确实她并没有预计错误。艾伦得知的时候显然非常高兴,并且附加了别的部分。

于是按照艾伦的要求,他们并没有在囚室里见面,而是在一间舒适的会议室执行申请。

利威尔先到达的会议室,他正襟坐在长方形会议桌的一段,门外走廊上传来沉闷的声响。他正视着会议室的门再度打开,四肢和脖颈都被禁锢在金属轮椅上的人影被人缓缓的推送了进来。

“艾伦·耶格尔。”利威尔看着那人黑色的头套被扯下来,露出里面苍白年轻的脸,“根据申请你要和我见面,”艾伦看到他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个一如既往的微笑,这使利威尔的眉细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艾伦的轮椅停在会议桌的另一端,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张四米长的桌子,会议室的大门被关上,围绕着这张会议桌大约七八米有一群手执枪械的军人,正严阵以待。

只见那个帝国最高罪犯温和的绽开一个和煦的笑意,眼睛凝视着长桌这头的利威尔,就像当初对着利威尔作自我介绍时一样的神色。

“我可以拥抱您吗?这样你就会知道一切我知道的。”

话语一出,周围警戒的士兵都有些骚动,为首的上士上前一步,表情有些紧张的想要阻止利威尔站起来的动作,却被上将一挥手打断了。

艾伦微笑着看着利威尔一步步绕过会议长桌走到自己面前,最后在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

艾伦依旧微笑着,身上开始金属化,此刻他听见周围整齐划一的举枪声。他勾了勾唇,金属化的手臂轻而易举的挣脱穿透了束缚他四肢的捆绑,接着他从轮椅上站起来,动作有些缓慢,身体前倾,张开双臂——拥住了利威尔。

军人们不敢开枪,因为他和利威尔太近太近了,谁也不知道开枪之后会不会伤害到利威尔——他们当然会避开上将,但是难以阻止艾伦用他档枪。

艾伦的金属化渐渐覆盖上脖颈,这时,他把嘴唇贴上来,在利威尔的眼角落下一个柔软的吻。微凉的嘴唇干燥柔软的覆盖在眼角的皮肤上,利威尔没有动弹,并且逐渐的,他感觉到了那两片薄唇变得变得冰冷僵硬,那具环住他的温热躯体不再,就像是从当初送他玫瑰的少年一转眼变成了那个帝国最高罪犯。

利威尔却没有推开他,他听见艾伦用低沉的声音说了最后一句话。

“再见,利威尔。”

在帝国种出第一株玫瑰的那一年里,这个少年匆匆的来,又匆匆的消失了。

金属化以惊人的速度覆盖了艾伦和利威尔两个人,利威尔试图抬了抬手,他的神情难得有些不冷静——他抬手的动作移动了艾伦原本拥住他的身体。

艾伦在他的面前,他的怀里变成了粉末。

什么都不见了。

利威尔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数量可怕的信息量,面前人消失的复杂情绪和巨大的真相消息疯狂的挤入这位上将的大脑,上将闷哼一声软到在了地上——

最后一个意识的信息是,恋人。

他依旧把艾伦当作自己的恋人,即便他身份不明、曾是帝国最高罪犯、现在整个人变成了粉末消失不见——他依旧把艾伦当成恋人。

上将失去了意识。

 

 

 

 

三十年后。

“晚上好利威尔~”一个女声伴随着冲进房间的人影响起,即便利威尔及时停下正在浇花的手却也没能阻止水壶中的水溅到自己的衣摆上。

“韩吉!”利威尔把人从自己身上拉下来。

头发里已经有些银丝的韩吉推了推眼镜,“哎呀,只是离利威尔你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让我抱一下有什么要紧的嘛。”

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整整三十年过去了,佩特拉已经是一位母亲,阿明已经接替了韩吉过去帝国最高研究员的身份,而韩吉本人和阿尼则已经成为帝国最闻名的植物学家——他们都在时间的磨练下改变了,利威尔似乎已经被时间遗忘。

上将依然是三十年前的模样,依然是三十年前的性格,时间在他的身上毫无作用,他依旧是三十一岁。

“的确,”利威尔放下水壶,从花廊上走回客厅,“我快要走了,帝国如今准备的如何了?”

韩吉笑了笑,“阿明负责的,毫无问题,你可以放心的走。”

闻言,利威尔点了点头,顺手端起茶壶,倒出两杯香味正好的红茶。

他回头看了看那些盛开得正是娇艳的红玫瑰,轻轻拿起圆桌上的骨瓷杯抿了一口红茶,并没有再说话。

 

 

 

 

 

尾声

 

“报告!十三号洞口出现异状!”军靴快速交叠着踩过铺着暗红色地毯的走廊,尽头厚重的门被推开,一个年轻的军官大声的报告。

坐在桌前的金发女性长官放下手中的笔,同时抬起头异常诧异的询问道,“什么异状?”

“13号洞口的波频突然迅速增加,而且正在升温,我们已经紧急驱散了周边的原住民,请少尉前去查看!”年轻人行了一个礼,然后紧紧的盯着长官,等待长官的命令。

金发的长官刚站起身,又一个驻扎在洞口边的军官飞奔过来。

“报告长官,洞口传送出一个不明物体,现在正在恢复波频,温度也正在下降!”

 

 

“实验准备实验准备!!”

“手术刀切割失败——”

“金属一号切割失败——”

“金属二号……”

“直接换三十号之后的!”

“金属三十一号切割失败——”

……

“碎片混合金属切割失败,但留有切割痕迹!”

 

 

“向上级申请,要求调派耶格尔上将到这里,进行不明生物监视。”

“您是说艾伦·耶格尔上将吗?”

“对。不明生物可能和帝国之宝‘碎片’有关,在没有研究成果之前我拒绝向帝国上报任何可能有误的情报。”

 

 

三小时后,上将耶格尔到达边境政府驻地。

七小时之后,金属人苏醒。

手持碎片刀刃的年轻上将站在床边,祖母绿的瞳孔一眨不眨的看着病床上渐渐褪去金属化的人形。

利威尔在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看到了那个站在床边的人,穿着笔挺的军服,年轻的脸颊棱角分明。他上移着视线,看到那个人的眼睛依然是他所熟悉的碧绿色。

他在对方有些警惕和愕然的眼神中,发出一声带着笑意的叹息。

 

 

这又是一个相遇。

结束,也正是一个新的开始。

 

ALL END

 

 

退圈作坚持不写HE是我的执念之一。

这次一如既往是OE哟。

说是说退圈作啦,但是其实在它完结之前,我已经……【笑

如果有人一直在看的话,真的谢谢大家,辛苦蹲坑这么久。

 @水酡颜 爱过,感谢。

 
评论(3)
热度(16)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