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利】《After the conversation》1{阿水生贺 未完}

《After the conversation》

Cp:进击的巨人艾利

Key:架空时光  AU  星球 阿水生贺

分级:G

文:耶里芬尔

 

本文采用英国军衔制度分级:

将帅:元帅、上将、中将、少将、准将。

校官:上校、中校、少校。

尉官:上尉、中尉、少尉。

准尉:一至二级准尉。

士官:上士、中士、下士。

士兵: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

 

 

 

 

 

 

“报告!十三号洞口出现异状!”军靴快速交叠着踩过铺着暗红色地毯的走廊,尽头厚重的门被推开,一个年轻的军官大声的报告。

坐在桌前的金发女性长官放下手中的笔,同时抬起头异常诧异的询问道,“什么异状?”

“13号洞口的波频突然迅速增加,而且正在升温,我们已经紧急驱散了周边的原住民,请少尉前去查看!”年轻人行了一个礼,然后紧紧的盯着长官,等待长官的命令。

金发的长官刚站起身,又一个驻扎在洞口边的军官飞奔过来。

“报告长官,洞口传送出一个不明物体,现在正在恢复波频,温度也正在下降!”

年轻的女性少尉赫里斯塔在短暂的时间内已经从震惊中恢复了思考,她温和却不容置疑的下达命令:“请装备部的驻地小组处理不明物体,通报上级机关,其余人在确认无碍的情况下处理现场。”

站在她面前的两个军官立刻敬了一个礼,然后快步去执行命令。

少尉皱了皱眉,像是在想着什么,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她拿过门边衣架上的大衣,然后打开了一旁的移动茧,驾驶着茧往13号洞口飞去。

 

椭圆形的茧体在纵横交替的管道内飞速的前进,不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少尉赫里斯塔透过透明的茧壁看到那个倒伏在地上的不明生物,尽管做了心理准备却依然忍不住吃惊捂住了嘴。

不明生物的躯体上下都布满了冷硬的金属色泽,但是从轮廓上来说,这些充满金属光感的颜色显然不是一件外套或者衣服之类的,更像是直接从身体上显露出来的。

少尉微微咽下了些吃惊的情绪,从茧里走出来,往不明生物的方向走过去。

“少尉!”远远包围着不明生物的军官看到赫里斯塔这样靠近那个物体,连忙紧张的出声阻止。

赫里斯塔轻轻的摇了摇头,凑近了那个毫无意识的不明生物。

看上去……还是一个少年的轮廓啊。

 

不明生物的身份短时间内不能确定,帝国研究所派出了身负帝国最高研究员少将韩吉的助理少尉阿明,在确认目前不明生物毫无危害之后,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个金属体送到了虫洞最近的帝国政府。

此时少年尚在毫无意识的状态,随后而来的最高研究员一冲出茧体就急急忙忙扑到不明生物旁,嘴里还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惊呼。

“实验准备实验准备!!”白大褂的韩吉一脸兴奋的大力挥舞着手臂,镜片后的双眼没有离开过手术台上的不明生物。

“手术刀切割失败——”

“金属一号切割失败——”

“金属二号……”

“直接换三十号之后的!”

“金属三十一号切割失败——”

……

“碎片混合金属切割失败,但留有切割痕迹!”

此时的韩吉正站在手术台边,这个金属人一直都没有苏醒的意思,任由实验员们一个一个的切割过来,按照金属的性质切割,甚至换成射线——全帝国居然没有可以切开这个金属人的刀刃,只有含有帝国之宝“碎片”部分元素的混合金属在金属上留下了一刀浅浅的白色划痕。

韩吉的脸色很凝重,如果金属人苏醒过来却和帝国是敌对情况的话,这意味着帝国没有可以对它造成伤害的武器。

韩吉是帝国最高研究员,同时也是一位身兼上将军衔的军人。

此刻她有些晦暗不明的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金属人,向研究员下达了指令,“去,向上级申请,要求调派利威尔上将到这里,进行不明生物监视。”

研究员有些犹豫,“不需要向上级申报原因吗?”

“用我的最高权限。”韩吉挥了挥手,离开研究室,在会客厅的窗边点燃了一支烟,“它可能和帝国之宝‘碎片’有关,在没有研究成果之前我拒绝向帝国上报任何可能有误的情报。”

 

三小时后,上将利威尔到达边境政府驻地。

七小时之后,金属人苏醒。

晨曦的灯光代替了原来的照明灯,少年白皙的面孔正逐渐从金属背后显露出来。年长的上将面无表情的提着“碎片”刀刃站在床边,墨色的瞳孔对上尚未完全睁开的墨绿色眼瞳。

短暂的故事才开始。

 

“您不能总跟着我。”白衬衣的少年无奈的站在卫生间门前。

“解释所有事情,我就批准你自己走。”一身黑色简便西服的上将面无表情的理了理领巾,丝毫不为所动,即便对方是在要求最基本的个人隐私。

前提是对方要是人的话。

“这是个人隐私!”少年涨红了脸说道,“根据帝国规定E板块12条,即便是战俘都应该有这个权利!”

利威尔的眉头跳了跳,一手“闭嘴小鬼,前提是人类战俘。”

“……我是人类……”少年笑的尴尬,“……即便有些特异能力,您也不能否认我人类的身份……”

“那就解释所有事情,证明你是人类。”

好了,话题又转回原来的问题上去了。

少年站在那里,神色出奇的认真,对着比他矮上整整一个头的少将行了一个标准的帝国军礼。他的右拳有力的敲击在左面胸口,掷地有声的发出誓言,“我发誓不对帝国做出任何有威胁的举动,我发誓我不欺骗任何人,我发誓我绝不伤害你。”

说完之后少年就期待的看着他,“如何?可以了吗?”

利威尔瞥了他一眼,虽然对方这样熟悉帝国法规,甚至在自己面前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军礼,“你的身份还是很可疑,尤其是你的最后一句发誓,解释,是怎么回事。”

发誓绝不伤害自己?利威尔有些嘲笑的打量着少年,似乎是在质疑对方是否真的有这个能力可以伤害到他。

少年笑了笑,突然飞速的打开了身后卫生间的门,然后在利威尔一个箭步冲上来之前狠狠关门落锁——

“那个当然是字面意思啊利威尔,请还是在门外等我吧。”

被关在门外的上将脸色青了青,在门再度打开的时候毫不客气的一击膝盖顶上了少年的胸腹,在对方因为疼痛而跪下的时候又一脚把人踢飞了出去。

少年的惨呼一声,一脸血的倒在地砖上。上将看着一旁地面上带血的牙,声线毫无起伏的说道,“你应该知道,要服从长官的命令。”

躺倒在地上的少年一面感受着牙槽里的新牙缓慢的露出一点头来,一面模糊不清的回到,“是……”

他发誓利威尔绝对是故意的。

 

 

TBC

哟,阿水,你知道这是什么梗的吧……?

 

 
评论
热度(14)
© 返暖意|Powered by LOFTER